2007弩弓車

上個禮拜,我終於收到了兵單,紅紅的字印著三月二十八日早上九點於台北火車站北三門集合,我爸看了一眼,「終於」,他這麼說。

對著兵單端詳了很久,很奇妙的,黃色的紙張比較像是小時候校外教學的通知單,告知於幾時幾分於哪裡集合,然後其他自憑想像,就像三天兩夜之後就會搭遊覽車回來似的。

「所以…該做什麼好呢?」我算著所剩無幾的時間,大家都在這段時間做些什麼呢?心中不禁產生這種疑問。

實際上這幾個禮拜我花絕大部份的時間泡在漫畫店裡,一開始的起因是想把以前還沒看完的進度一口氣補齊,後來發現越看漏洞越大,於是我又花了更多的時間溫習之前已經看過的進度。

漫畫,真是充滿回憶啊。

在小學三年級時總是特別期待四年級的來臨,原因是魔動王的主角本人是四年級,那時總是想著有天會從學校游泳池裡浮出一個機器人,頭上還要有人可以跑進去操縱的掀蓋,機器人嗡嗡地說著「你是我的主人,我們一起解救地球吧」,頭上還掛著某人的泳帽,前一陣子科學報告說人形的機器人實行的機率太低了,因為幾百噸的機器人是無法用兩腳支撐的,就算可以用兩腳支撐,腿也會陷到泥土裡面,所以在21世紀的今天,戰鬥機器人的可行性仍然沒個譜,我們依然開著銀色的國民車在高速公路上等待著道路救援,人類仍在幻想著下個世紀。
在二十世紀,懷抱如此幻想之下四年級則安然的過去,除了時常被導師痛打之外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在五年級的那年則開始強烈恐懼高中,因為沒有一個兒童卡通以高中生為主角
高中則一直想留幽游白書主角的飛機頭  雖然沒有一個人類可以真正辦到這種事情
高三那年刻意的把頭髮後面留長則是被感應少年影響。
當然 這不是20世紀少年,在21世紀的我也向來不具備解救世界的資質(比如說手放出很多電把某個核電廠炸掉)與動力(某個怪博士把我的意識改造)

後來,我與大骨決定做一台弩弓車,找了塊空地發射它,於是弩弓車是我當兵前的回憶。小時候從不夢想成為一個古羅馬人,也不想穿著鐵做的短裙在高盧台地上奔馳,但每每在看到戰爭型漫畫時總想著,啊,真帥啊,如果我也有一台會運糧食的木牛就好了。

而大骨則是為了拍片而做,他的新片叫做左翼吸人,左派青年的虛無故事。
關於如何做出一台弩弓車,首先你需要作出一個穩固的支架,重量夠重足以支撐彈簧發射的力量,才能使彈道可以呈現直線。
接下來在支架上放上弓身、與弓臂,支架底要有個可以調節射出角度的平台,下接輪子,可以讓弩弓車自由地移動。
材料方面過年前大清掃之後的廢木料可以身任,我們在我家車庫找到一大堆,還拆了幾件鄰居的家具,另外又在半夜拆了大樓管理員伯伯的座椅當作輪子的底座,總之那天整棟大樓的住戶發現自己少了不少東西。
弓身是從某家車庫內偷來的門框,木頭內的凹槽用來放置弓箭
用來做發射動力的弓則去太原路買超級大型的橡皮圈,幾十個捆成一捆綁在弓的兩邊。
羅馬人是用人類的頭髮,不過因為髮廊拒絕提供而作罷。
當然,還需要在家中車庫當中忍受蚊子與悶熱花好幾天像蜜蜂一樣辛苦奮鬥。
當車子被刮花之時會看到媽媽氣瘋的臉孔。
這時就得揮揮手說:「啊,沒差,反正我要去當兵了」解決一切問題。

最後,我在弩弓車上裝上最後的橡皮圈,拉緊,發射的當下,木頭弓箭敲擊四面水泥牆而以隨機的方式在我們身邊飛竄著,敲碎了頭頂上的日光燈,霎那間地下室陷入一片漆黑。

「嗯,威力滿強的。」

我看著地上的玻璃碎片。

在辛苦一個星期之後的河堤邊試射,看著苦心設計之下的弩車發射的煞那發出刷一聲清脆的聲響時,內心的震撼如同人生的第一個初吻或人生的第一個小孩或人生的第一個再婚。
這時木頭弓箭以小孩撒尿的弧線用最遜的角度直撲草地,消失在幾步之遙的草從中,發射距離正好是手丟的二分之一。
「啊,果然還是不行阿。」
只能這樣跟坐在草地上的我說,這時也只得揮揮手說:「啊,沒差,反正我要去當兵了」
大骨則說:「啊,沒差,我可以用剪接的。」
而離我當兵還有一個禮拜。

廣告

對「2007弩弓車」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