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陸戰隊 終生陸戰隊

我來自遠方

深不見底的樹林

我在行走

深不見底的樹林有深不見底的陰影

一層又一層

而
我在行走

穿越深不見底一層又一層的墨綠枝幹陰影


我還在行走

直到大腳怪從樹林深處當中走出

帶著滿身黑色的絨毛

舉起雙手吼叫

同時 腋下散發出千百年來所累積的動物腥味

嚎嚎嚎嚎嚎嚎

於是我醒了

被千年的男性狐臭所喚醒

帶著中華民族千百年的怒氣

我痛恨男人的狐臭

尤其在攝氏40度窒悶並且塞滿400人的大餐廳中

邊吃著過鹹的小魚乾稀飯

並且忍受著隔壁的陣陣腥羶味

豆腐乳/ 騷味

煎蛋 /羊騷味

酸黃瓜  /山羊騷味

同時呼嚕呼嚕的扒著稀飯


而渾然不覺的他

轉過頭來透過泛藍的有色眼鏡給你一個標準台客智障表情

腋下泛油光的一片毛茸茸也順便探頭來跟你問好

這時你有拿飯匙殺人的衝動

你假裝不經意的說:"你知道現在有一種手術可以把汗腺移除 可以遏止狐臭ㄟ 而且作手術還可以請跟營裡病假歐"

為了他好

你拿出衛生紙借他讓他像衛生棉一樣墊在腋毛上

為了你好

你拿出背包中的痱子粉

並且用很爽的表情拍自己的腋下暗示

並且很貼心的把整罐放在床頭

為了維護人類的和平與正義

而  臭味依舊
並且混合著痱子粉成為另一種恐怖氣味

感謝老天新訓終於結束了

標準
一日陸戰隊 終生陸戰隊

給阿母的一封信

阿母:
我是阿營
我用你寄來的鐵牛運功散
但是為什麼我還是被班長幹爆?

於是我說:一 二 三 四  永遠忠誠

阿母
手榴彈重700公克 在蔚藍的南部天空下會以陀螺狀旋轉
他就這麼急速直升飛啊飛啊飛啊地垂直左下45度角下降
而手榴彈重吉在灰濛濛的教練場上有四百擊最後一幕的新浪潮之美

於是我臥倒在地
吃著沙享受腳上的撕裂傷
阿美族士官長叫道:"媽媽媽媽媽媽媽的的的的的逼逼逼逼逼逼"

於是我行走

喀滋喀滋喀滋的
硬底小牛皮戰鬥靴
一 二 三 四  永遠忠誠
一 二
一 二
一 二 三 四

永遠忠誠 於是我們吼
我們是中國的駱駝 美國的馬來謨

喀滋喀滋喀滋的
腳指時指小指推擠鞋底引發不可磨滅的蜂窩性組織炎

一 二  是  不是 沒有理由

阿母  生存是一件重要的事
生存事關乎你能在身心俱疲之下能享受一根維繫心靈最後平靜的七星香煙
生存事關乎鬱悶遲滯兵營中給予解放的黑松沙士(一定要加鹽的啦)
生存是你能在75年次身背值星帶班長指著你大罵
:"今天我不幹爆你我不姓陳"(他姓黃)之後能鼓起勇氣好好活下去

阿母
昨天兩棲部隊來連上選兵
三個黑硬的像便秘三天拉出的老黑屎士官一字排開
以石破天驚之氣勢叫道:"想當男人的 現在就給我站出來"
三秒鐘之內有十幾個人衝著男人兩個字在眾人的歡呼(啪哈啪啪傻瓜啪哈哈哈)之下跳出來
包括我旁邊的胖子阿雄

阿母
頂著大兵頭流落高雄網咖的我發現生存的重要

生存是香菸與黑松沙士(不能不加鹽啦)

生存是免於被幹爆壂爆核爆葱爆
生存是皮膚與血液組織液與水泥地的苦痛摩擦

不多不少  但是至關重要
而且不代表你一定要傻到去簽兩悽蛙人部隊去證明這點

為了生存 值得乾杯 為了生存  值得慶賀

阿母
我活著出來了

不過禮拜一收假後又要進去

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