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陸戰隊 終生陸戰隊

冷酷的混蛋

冷酷的混蛋:「我不喜歡你這樣」

「這樣的傷害你自己」

冷酷的混蛋緊咬著微微發抖的下嘴唇,坐在床腳,包著浴巾的肩膀轉了過去。

容易激動的女人在棉被底下,露出喪失理智的雙眼
「為什麼你要責怪我?」
「為什麼討厭的事情都會發生在我身上,而你還要來責怪我。」
「為什麼都是我的錯?」

「你為什麼又要那麼自私?」
「你為什麼總是把自己關在自我孤獨的小世界當中」

「為什麼你不讓我進去,而總是自己獨享著那麼一點點的孤獨」
「我要的只是一點點、一點點的分享」

冷酷的混蛋抬起頭來。
雙眼飄渺地看著房間中牆壁的某個點。

女人的臉扭曲在捲曲的長髮中。導演用特效弄出了許多眼淚。
「我不想在每個人面前假裝堅強,其實我要的只是一點點的關心、一點點的安全感。」
「我不想當女強人。」

「我只是希望有一天你可以讓我進去。我不想永遠只是排除在外。」
「為什麼你總是那麼自私,總是只關心你自己。」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容易激動的女人敲打著冷酷混蛋的胸膛
咚 咚 咚 咚 咚 咚

冷酷混蛋彷彿聽到自己內臟碎裂的聲音
「不要學我。」
「學我不好。」

冷酷混蛋說著,撫著女人的肩膀。
…………………………………………………………………………………….

「喔,你真冷酷,你這混蛋。」
我自言自語著。

我,居然感受著強烈的感同身受,
彷彿置身其中,
「喔,你真是激動,你這女人。」

也許我真的經歷過,也許沒有,也許有或沒有。
也許我們共同經歷了一個又一個操他媽的連續劇時代,共同作著各種連續劇的夢境,我們有著相同的名字叫作雪珂或是明道,我們感同身受,

我知道,因為大家都知道。
也因為雪珂知道。

………………………………………………………………………………….
我們繼續在辦公室內玩著傳接球,軟棒球在天花板間跳動著、彈起、掉下、彈起,刷地掉進康樂室偷來的棒球手套,丟球。
彈過檀木桌。彈起。
掉下。

我撲接在地上,接住了從外野傳來的滾地球。



掉下。

球在銀幕前彈起,
往電視前的魚缸衝去
掉下。

魚缸傾斜滑落木架往地心引力奔去,刷一聲在地上摔了個粉碎,水與碎玻璃飛濺,形成一個半透明有飛射玻璃的天空。

孔雀魚居住的海底世界就此毀滅。

魚:「那天我醒過來,發現一個巨大的白色物體朝我們衝過來,我想應該是某種隕石、或是航行在宇宙的小行星之類,於是整個世界都在搖動,世界在傾斜,而,下一刻,一切都毀滅了。」

「哦,這下死了。」
學弟呻吟著,發出某種垂死動物的嗥叫聲。

「一切….」
「這下完蛋了」

「我用海草編織出的家園,我的孩子。」

「哦….哦」

「充滿氧氣的小岩石。」

「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

「黏貼在世界表層的小浮萍。」
「喔….」

我看著一地的殘破,魚在磁磚上拼命的跳動著,感受著空氣世界的殘酷,歡迎來到真實世界,這個世界不是每天都會有飼料從天而降的,在這世界裡面你得舔著別人的屁眼而活。

「草綠色的小拱橋。」

「喔….」
我說,

「不要學我。」
我說。

「學我不好。」

廣告
標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