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陸戰隊 終生陸戰隊

關於(離)退伍第20天:鬼頭

一生中你總是會遇到幾個小鬼,
他們總是聒噪不停、
擁有破壞性的精力、與愚不可及的天真,

在他們忙著吹噓一生中發生了無數次床上經驗的同時,你會懷疑自己住在什麼樣的色情世界。

鬼頭就是這樣的小鬼。

鬼頭之所以叫鬼頭,
因為他在他的肩膀上刺了一個鬼頭,
顯然的鬼頭比他外表看起來還怕痛,所以那個肩頭上的鬼頭只有幾條淺淺的輪廓。

鬼頭跟我同一班,
意思是我們得一起同甘共苦,一起出生入死,
在我看來,比較像是他害得每個人都得跟他一起出生入死。

如果說當兵的最大目的就是打混的話,
那麼鬼頭顯然不適合這種職業,
他總是在最顯眼的地方睡覺、總是在空氣最流通的地方抽煙,
總是害得大家做著無謂的伏地挺身。

鬼頭是那種一彎腰就會有一堆違禁品從口袋中掉出來的那種人。
鬼頭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在他這麼說的時候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勇敢還是愚蠢或者兩者皆是。

如果你要辨認新兵的話,就看他身上是否掛著一個大奶瓶。
大奶瓶的來由是因為國防部怕大家中暑,
所以規定所有新兵要隨時隨地掛著一瓶兩千CC的礦泉水瓶,
而且每一個小時要舉起身上的奶瓶一起大叫著:「喝水喝水三百CC。」

很白痴吧?所以我覺得新訓是把人從成人退化的嬰兒時期的過程。
尤其是你身上掛著奶瓶的時候。

懇親會當天,
鬼頭抱著他的兩個小孩,一個一歲,一個出生不久,
剛出生的嬰兒淒厲的哭泣著,
鬼頭的臉上充滿了茫然,笨拙的搖晃著自己的女兒。

鬼頭身上掛著跟自己女兒一樣的奶瓶,像是一個大嬰兒抱著兩個小嬰兒。
鬼頭的老婆在旁邊,十幾來歲看起來像是高中生,
也是一臉茫然,顯然的對懇親會或這裡的一切事物欠缺理解能力。

鬼頭一家人為歡樂的會場帶來一股悲傷的氣息。

於是我想到底為什麼鬼頭會在這裡,而不是在家裏好好的養孩子吹噓自己的性能力。
而鬼頭在這裡到底對誰有好處,鬼頭到底代表了甚麼、到底為了麼?
想著想著我臉上也帶著跟鬼頭一樣的茫然。

下部隊之後,一天放假在軍官活動中心遇到鬼頭,
鬼頭獨自在階梯口舔著冰棒,我問他女兒現在還好嗎?

他說剛會手舞足蹈叫著爸爸爸爸讓他很開心。
現在鬼頭終於把肩頭上的鬼頭刺好了,
張牙舞爪的還有好多顏色,

不過我總覺得好像哪裡不是很對,
大概是因為我太習慣那個只有輪廓的鬼頭。

廣告
標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