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Nov
08

將塗鴉清除

無時無刻,總會有個東西糾纏著你,
通常的時候你以為你已經擺脫的遠遠的,天下一切太平無事,

這時那東西就會跳出來撲到你身上,提醒你,
「嘿,老兄,我在這。」
「我在這,老兄。」
「嗨。」
之類的。
然後你發現你從來沒有擺脫過。

 

 
那些東西,包括性慾、打手槍的衝動、性飢渴、K hole、紅燈右轉的罰單、便秘,
還有條子、警察、所謂的司法制度。

在你長久沒有警察問題的時候你以為警察不是個問題,
但是,這就是問題所在,
因為,他媽的,

警察就是個問題。

 
在我一整晚塗鴉完成最後一幅畫正準備打包收東西走人時,
什麼東西狠狠的咬了我一下,
 
我認為他們應該做關於動物與塗鴉的實驗

我知道野貓喜歡噴漆的味道,
每在我塗鴉時總有幾隻貓在模板旁邊磨蹭來磨蹭去。

化學味道使他們嬌柔,
或是純粹把他們毒得忘了逃跑。

這時你就像貓大王或是貓劍客之類的角色。
 
噴漆讓狗瘋狂,
他們有時會瘋狂追著你跑,

有幾次我差點被寶藏巖的狗群給分屍,
這些動物晚上特別危險,他們就是以為這個都市是他們的天下。
 
噴漆還讓一種生物抓狂,

那就是

蟑螂,

平常的蟑螂一遇到人便會突然僵直動也不動。

這時你就會很想跟它說:「喂,蟑螂兄,你真以為我是瞎子嗎?」
黑黑一坨在晚餐上還真是令人難以忽略。

接下來蟑螂總是在第一批拖鞋縫隙中匆忙逃生。

我從來沒有看過咬人的蟑螂
蟑螂他媽的不咬人,只會裝死逃跑裝屌飛翔。
 
在我一整晚塗鴉完成最後一幅畫正準備打包收東西走人時,
一隻蟑螂跳起來狠狠的咬了我一下,
他媽的咬人蟑螂。

出於憤怒與回擊我一腳把它採個稀爛,還用噴漆進行屍體的美化工作。

下一秒鐘巷口拐出兩個警察指著噴漆與我當場逮個正著。
 
當你坐在派出所時,你會有種卡夫卡的奇妙感覺,
你猜測著整個體制的意圖與動向,來決定你的意圖與動向,
有時需要很多的思考,
有時不需要思考。
 
這時我內心想的卻是那隻死去的蟑螂,
也許這是它嘗試要告訴我的訊息:
「B,你正身處於危險當中,快逃,快逃!」

而我做了什麼?我抬起我的大腳把它踩個稀爛作為回報,
這讓我想起中國民間故事不被人類了解最後被煮來吃的仙鶴或是狗或是什麼之類的倒楣動物,
只是這次主角是隻蟑螂。
 
但是話說回來,如果它沒有咬我,我也不會蹲在那邊玩它的屍體那麼久,
也許我根本不會被抓。

所以,他媽的,我真不知道該不該要有罪惡感,尤其是對一隻蟑螂。
 
最後,警察把證件交還給我,限期一天之內將塗鴉清除,
在我寫這邊文章之時大限之期正一分一秒的靠近,

我記得很久以前我跟大骨和阿布魯說過叫我罰錢可以,
畢生恥辱是把自己的塗鴉清掉,這種事打死我也不會這麼做,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但是時勢所逼也沒有辦法的啦!
 
臨走前我在派出所的本子上留了電話,
警察邊看邊說:「你可不要給我留假的號碼」
剛寫完的我頓了一下,他這麼說就表示:你可以留假的號碼。
於是我又陷入懊悔之中。
 
現在兩罐松香水正在我的腳邊,
在我打完最後一行字之後我將提著松香水回到蟑螂屍體身邊
(現在它有紅的翅膀、白的頭、上面有黃色的殘留顏料),

將塗鴉清除。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將塗鴉清除”



  1.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ABOUT

給所有來自過去與未來的人,

這個故事得由過去說起,在2006-2009年之間,以Bbrother為代號,我在台北市街頭進行了四年的塗鴉行動,這個網誌的主要功用,主要作為那時歲月的記錄,關於Bbrother,如有興趣可以看維基百科之解釋:
Bbrother(1982年-),本名張碩尹,是台灣的塗鴉藝術家。Bbrother的號稱,取自歐威爾小說《一九八四》中的「老大哥」(Big Brother)。自2005年開始塗鴉,Bbrother充滿政治意識的模板大量出現在台北街頭,內容從反全球化、反威權、反戰到聲援楊儒門、挺樂生等。並數度為媒體焦點與話題人物。其早期以模板為主,黑白的創作方式…(不過維基這種東西,真的是看看就好)

關於當時的大部分作品,請見此連結:

Bbrother 2005、Bbrother 2006-2008、Bbrother 2008-2012

與 相關報紙資料剪貼集

在那四年短暫卻又混亂的時期,同時間也陸陸續續與參與與主辦了數個活動:

1. 垃圾展:大學最後一年主要學科被刷掉之後的自辦畢業展,又稱「廣告系落選展」(2005).
2. 上山打游擊:在政大的塗鴉行動,與之後所謂的「塗鴉爭議」(2005).
3. 廢墟佔領:在台北市愛國西路上,曾由一群大學生共同佔領了舊台鐵宿舍,並在其中嘗試舉辦影展、展覽、與創立工作室(2006-2007),現為二十四小時自助停車場.
4. 以物易物市集:在以台北市公館為中心,曾舉辦四次以物易物市集,市集內禁用金錢,並且可由勞務交換物品.

最後,這個故事以未來結束,基於人生作為流水般不斷推進、變幻之關係,本網站與本人已不再使用Bbrother發表新作品.

如有興趣的話,查看新作可至www.tingtongchang.co.uk

張碩尹

site

www.tingtongchang.co.uk twitter: tingtongchang

EMAIL

m.guerilla@gmail.com

stuff I made on the street

DSCI0019 拷貝

DSCI0006 拷貝

01-D- (2)

01-C-A- (11)

DSC00098

DSCI0021

More Photos

prints

Twitter: @tingtongchang

November 2008
M T W T F S S
« Sep   Jan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Archives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Join 31 other followers

計數器

  • 217,404 hi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