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生活日記

退伍一年誌

如果我在五年前、十年前當兵的話,現在離退伍還有一個多禮拜的時間,

這時候學弟會搖著我的肩膀,說:“學長,退伍了耶“

軍官會問我:“怎樣,退伍後有什麼打算?“

被問的頻率如此頻繁,有時候我會覺得這些軍官是為了自己而問的,

好像是,當你問了一百個人、一千個人以後,你自己的答案就會自然而然地蹦了出來一樣。

如果我在以色列當兵,現在離退伍還有貨真價實的一整年,

如果說要我在一整年的時間當中站在加薩走廊的崗哨上對著丟擲石頭的憤怒民眾開槍,我想我下一秒應該就會將槍管塞進自己的嘴巴裡吧。

退伍了以後你每天在做的就是計算這些假設題:

如果我是職業軍人,現在離退伍還有十八年,我會希望兩岸及早開戰讓一切苦難一了百了。

後來我發現一個普遍的定律,所有當過兵的人都會說每個男人一定要去當兵,所有僥倖逃過的人會宣稱當兵只是浪費時間,而會問人家對於當兵的看法的人只是想要找到自己想聽的論點證明自己的假設。

當兵是人生旅途中一個怎樣也挖不掉的雞眼,

當兵是人生旅途中怎樣都長不出皮膚的燒燙傷。

談論當兵是讓所有女性厭惡你的好方法之一。

喝醉酒唱軍歌則是讓你自己看起來像蠢貨的不二法門。

如果我是絕地武士裡面的尤達大師,離我退伍還有幾百年的時間。

當兵具有普遍性,又充滿特殊性,它會把一切放到極端,是一個會讓倒楣的人倒楣到家,讓幸運的人洪福齊天的過程。

這種獨特性和所有其他的經驗不同,這理由就像是不會有人問你讀小學是不是浪費時間一樣。

我想,當你宣稱當兵是每個人一定要去做的理由,純粹只是因為你早已被迫做了一件早已無法彌補的事情。而你所能作的,只是幫這個結果找一個爛藉口、爛理由,沒用的大道理,讓他看起來充滿意義而已。

你以為擦擦槍管對你以後的人生有什麼幫助嗎?別開玩笑了!

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