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北京泡泡

在北京浪花裡面第一個出現的樂團就是Joyside,主唱邊遠在鏡頭前說:我只想唱歌、喝酒、跟幹炮,在被問說為何的時候,主唱露出一臉疑惑的表情,我想他疑惑的不是對唱歌、喝酒跟幹炮而來,而是為何有人會質疑唱歌喝酒跟幹炮的權威性。

之後一個禮拜,我在一家胡同裡的酒吧裡看到邊遠,他如一片爛泥般倒在櫃台前不省人事,我給他一杯啤酒嘗試跟他說話,但他如爛泥般只是把啤酒一口喝而沈默無語著。

所以搖滾樂就是唱歌幹炮喝酒嗎?

如果你生在台北,北京是個迷思的產物,是口耳相傳、文章報導所見立的真實,而就算你現在踏在北京,迷思並未消除,只是不斷的增長,當我站在安門廣場時看著超大型動畫看板、各型各色的觀光客站在遠方的老毛肖像面前合照時,心中只覺得越來越迷惘。

搖滾樂、貧窮、四處借錢的生活也可以是迷思,而重點是,人們得靠迷思而活,後來跟李登輝見面的後一天,我遇到Go Go。 Go Go 說,這裡的音樂圈除了幾個上一代的大團之外,絕大部份的人都活在赤貧之下,雖然每週都有表演,但是中國人不喜歡買票,所以來的人絕大部份都是你的朋友,你的朋友絕大部份的時候只在表演後半段來,等著拍手等吃飯,一張專輯不值錢,買的人少一出就等於滯銷,就算有人買了層層剝削下來大概幾頓飯就花個精光,人們玩搖滾樂,活在破胡同裡,沒錢買飯靠朋友接應,買酒買醉,靠著就是一種搖滾樂的迷思,人們不須要煙與酒精,人們只是需要煙與酒精所製造的迷霧。 這時候你可以聽到許多玩音樂的人會說:我為了夢想而活。

那麼究竟是夢想,或是一個迷思?

究竟是選擇生活,或是被生活選擇?

廣告
標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