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

四月二日:倫敦的美麗來自於其之荒謬犬儒

這個城市代表了對一複雜世界系統化並嘗試理解的渴望。將舊日帝國首都各個分散區域編號與符號化的倫敦郵政號碼、詭異房屋稅制與地產授權,是理性與邏輯對此中世紀城市的掙扎掌控。

倫敦的郵政編號系統,不僅代表各區域的地理位置、同時也標明了這個國家的階級區分、移民社群、歷史、帝國記憶、還有這個社會的皇家寄生蟲。因此,符號系統不單沒有達成其將城市迷霧破除、與系統化的目標,反之,其製造了一更艱澀難解的數字宇宙,進而將倫敦的生活推至近乎荒謬的狀態。

倫敦的美麗,來自於在這個城市當中、一切脫離常理並沒有邏輯,而所有的事物均導上雙重甚或多重的解釋。

而荒謬的黑暗面,則是其製造了其居民普遍的犬儒精神、而虛無主義成為此城市的基本民族性與價值觀。

廣告
標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