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Dec
13

cityscape ﹕ 仗 義 每 多 塗 鴉 人 ? — — 三 個 前 塗 鴉 者 的 自 白

1426184_573962096008884_1087233136_n

(有幸刊於今天明報星期日生活,為下週二播映的《活在牆上》暖身。轉述三位主角們的話,希望不會被罵。)

【 明 報 專 訊 】 走 在 城 市 的 街 頭 角 落 , 塗 鴉 有 沒 有 引 起 過 你 的 注 意 ? 它 是 有 破 壞 沒 建 設 的 鬼 畫 符 ? 還 是 吶 喊 自 由 的 藝 術 創 作 ?

長 久 以 來 , 談 到 我 城 的 塗 鴉 , 可 能 只 有 「 九 龍 皇 帝 」 曾 灶 財 宣 示 「 主 權 」 的 墨 寶 是 我 們 說 得 出 口 的 例 子 。 但 在 2011 年 4 月 之 後 , 事 情 就 有 點 不 一 樣 。

( 一 ) 香 港 「 塗 鴉 少 女 」

藝 術 家 艾 未 未 被 內 地 執 法 部 門 無 故 拘 留 的 消 息 傳 出 , 文 藝 界 一 片 嘩 然 。 僅 僅 兩 天 之 後 , 充 滿 挑 釁 力 度 的 「 誰 害 怕 艾 未 未 」 塗 鴉 在 香 港 所 有 人 流 最 多 的 地 方 出 現 。 一 位 女 塗 鴉 者 把 做 圖 紀 錄 上 載 到 個 人 的 facebook 口 , 旋 即 被 本 地 媒 體 發 現 , 大 事 追 訪 報 道 。 警 方 擺 出 高 調 姿 態 , 竟 把 事 件 交 由 重 案 組 處 理 , 要 將 這 位 「 塗 鴉 少 女 」 緝 拿 歸 案 。 只 是 , 她 非 但 沒 有 被 嚇 怕 , 還 宣 稱 一 定 不 會 被 警 察 捉 到 。 話 音 方 落 , 新 一 波 「 誰 害 怕 艾 未 未 」 的 塗 鴉 就 再 在 街 上 出 現 。 更 多 的 塗 鴉 者 被 激 發 出 來 用 行 動 響 應 , 香 港 更 多 的 角 落 出 現 有 關 艾 未 未 的 塗 鴉 ; 甚 至 有 人 用 閃 光 燈 技 術 , 把 艾 未 未 塗 鴉 大 剌 剌 的 投 影 在 警 察 總 部 牆 身 , 造 成 異 常 震 撼 的 畫 面 !

塗 鴉 二 字 , 從 未 曾 像 這 個 4 月 , 如 此 頻 繁 的 佔 領 我 城 報 章 A 疊 。 因 緣 際 會 , 一 手 引 爆 這 次 塗 鴉 風 波 的 她 , 究 竟 如 何 看 待 塗 鴉 ? 差 不 多 兩 年 後 再 次 回 想 當 時 , 阿 晴 首 先 說 , 她 笨 了 — — 想 要 表 達 對 艾 未 未 被 捕 的 關 注 , 卻 因 為 媒 體 的 操 作 而 扮 演 了 一 個 對 抗 強 權 的 通 俗 劇 角 色 , 議 題 的 焦 點 被 徹 底 轉 移 , 人 們 更 多 在 關 注 的 , 不 是 艾 未 未 , 也 不 是 塗 鴉 , 而 是 這 位 「 塗 鴉 少 女 」 。 面 對 當 時 媒 體 的 追 訪 , 阿 晴 拋 過 書 包 , 把 她 的 塗 鴉 如 何 作 為 藝 術 介 入 政 治 的 一 個 行 動 說 得 頭 頭 是 道 。 但 在 今 日 的 她 看 來 , 多 少 有 點 虛 妄 。 「 現 在 才 可 以 誠 實 的 說 , 我 真 的 沒 想 過 太 多 。 」 「 這 個 行 為 只 是 一 個 好 普 通 的 人 , 容 讓 自 己 一 些 情 緒 , 去 化 為 一 些 行 為 , 然 後 表 達 出 來 。 」 塗 鴉 , 對 阿 晴 來 說 , 就 是 在 那 個 特 別 鬱 悶 的 4 月 晚 上 , 不 得 不 釋 放 出 來 的 一 種 對 城 市 的 情 緒 。

「 誰 害 怕 艾 未 未 」 風 波 具 體 地 折 射 了 塗 鴉 的 複 雜 多 義 , 塗 鴉 者 可 以 是 一 時 衝 動 , 媒 體 可 以 有 另 一 種 詮 釋 ; 市 民 大 眾 到 底 如 何 接 收 ? 公 權 力 又 怎 麼 看 待 ? 當 你 站 在 不 同 位 置 , 塗 鴉 就 有 不 同 意 義 ?

( 二 ) 中 國 塗 鴉 之 父 永 遠 在 反 抗

中 國 塗 鴉 之 父 張 大 力 , 到 今 天 還 是 會 跟 你 說 : 「 真 正 的 塗 鴉 , 它 永 遠 在 反 抗 , 永 遠 在 鬥 爭 ! 」

張 大 力 1963 年 生 於 黑 龍 江 , 80 年 代 像 萬 千 理 想 青 年 一 樣 , 漂 到 北 京 追 逐 夢 想 , 在 傳 統 畫 布 上 用 水 墨 開 展 他 的 藝 術 之 路 。 至 80 年 代 尾 , 隨 意 大 利 籍 太 太 移 居 歐 洲 , 在 那 裏 遇 上 了 塗 鴉 。 對 當 時 本 來 只 曾 在 中 國 北 方 待 過 的 張 大 力 來 說 , 不 得 不 承 認 「 外 國 的 牆 壁 特 別 美 」 — — 在 國 內 的 牆 上 , 只 會 看 到 政 府 的 宣 傳 , 除 了 什 麼 計 劃 生 育 、 什 麼 全 國 大 會 , 根 本 不 會 看 得 到 其 他 。

塗 鴉 , 這 種 體 制 以 外 的 匿 名 表 達 , 對 於 當 時 的 一 個 中 國 人 , 原 來 如 此 難 以 想 像 。 張 大 力 擁 抱 這 個 衝 擊 , 在 外 國 的 牆 壁 上 體 驗 反 叛 的 自 由 。 身 在 他 鄉 的 日 子 , 張 大 力 一 直 反 思 當 時 國 人 的 集 體 意 識 : 「 我 們 的 思 想 是 , 公 共 地 方 屬 於 政 府 , 因 為 在 中 國 沒 有 私 人 財 產 。 所 以 我 們 這 個 房 子 屬 於 政 府 , 我 們 的 公 共 空 間 肯 定 也 屬 於 政 府 支 配 , 個 人 沒 有 什 麼 權 利 和 條 件 。 去 公 共 的 地 方 做 自 己 喜 歡 的 事 情 , 這 是 一 個 深 入 人 心 的 思 想 , 但 是 我 覺 得 我 可 以 做 一 點 點 突 破 ! 」

張 大 力 一 直 醞 釀 把 塗 鴉 帶 到 中 國 , 終 於 在 1995 年 , 他 回 流 北 京 定 居 , 自 此 開 始 在 京 城 大 量 塗 鴉 。 一 直 到 2008 年 的 10 多 年 間 , 張 大 力 把 稱 為 「 對 話 」 的 標 誌 性 大 人 頭 圖 案 , 從 繁 忙 的 大 街 畫 到 拆 遷 的 廢 墟 , 從 一 個 平 面 的 線 條 , 變 成 用 廢 墟 牆 壁 破 洞 所 做 的 雕 塑 。 在 不 斷 以 蛻 變 的 塗 鴉 手 法 實 踐 藝 術 的 鬥 爭 時 , 張 大 力 也 見 證 了 時 代 的 改 變 。 他 覺 得 , 這 些 年 塗 鴉 已 經 在 國 內 變 為 一 種 時 髦 , 一 種 可 以 被 政 府 理 解 甚 至 利 用 的 工 具 ; 像 慶 祝 北 京 成 功 申 辦 奧 運 而 由 政 府 請 來 塗 鴉 者 畫 的 奧 運 之 牆 , 塗 鴉 已 被 接 納 為 一 種 與 外 地 文 化 軟 實 力 看 齊 的 花 瓶 。 張 大 力 認 為 塗 鴉 再 不 能 代 表 他 的 心 情 , 也 失 去 了 鬥 爭 的 力 量 , 便 放 下 了 噴 罐 , 把 自 己 的 藝 術 創 作 移 向 其 他 更 多 元 創 新 的 媒 介 上 。

張 大 力 , 對 塗 鴉 有 原 教 旨 主 義 的 執 著 , 背 後 其 實 是 一 份 藝 術 家 的 風 骨 節 氣 。 一 位 比 他 年 輕 得 多 的 台 灣 塗 鴉 者 Bbrother , 同 樣 放 下 了 噴 罐 成 為 藝 術 家 , 恍 似 跟 張 大 力 這 位 塗 鴉 前 輩 走 一 條 老 路 , 但 他 的 原 因 卻 可 能 剛 好 相 反 。

( 三 ) 台 灣 Bbrother 是 藝 術 還 是 犯 罪 ?

Bbrother 在 台 灣 政 治 大 學 念 到 最 後 一 年 的 時 候 , 對 前 途 的 各 種 迷 惘 鼓 動 他 做 盡 輕 狂 反 叛 之 事 — — 佔 領 廢 墟 過 集 體 生 活 , 把 不 被 學 校 選 中 的 學 生 作 品 自 行 於 校 內 廣 場 展 出 , 甚 至 斗 膽 向 蔣 介 石 的 巨 大 銅 像 打 起 整 個 蓋 掉 的 主 意 — — 當 然 絕 對 少 不 了 的 是 塗 鴉 , 聯 黨 結 隊 組 了 一 個 「 上 山 打 遊 擊 」 , 以 極 盡 尖 酸 諷 刺 的 手 筆 , 塗 遍 政 大 每 個 角 落 , 向 一 切 看 不 過 眼 的 社 會 風 氣 與 權 威 開 火 。 事 件 引 發 全 校 師 生 熱 議 , 在 被 校 方 嚴 令 禁 制 之 後 , 更 把 塗 鴉 擴 展 到 台 北 市 內 , 誓 要 同 學 出 了 校 門 也 得 看 見 他 的 塗 鴉 !

因 為 一 些 可 能 只 是 很 個 人 的 反 叛 , Bbrother 的 塗 鴉 遍 及 台 北 市 , 也 讓 他 捲 入 更 大 的 爭 議 當 中 。 與 「 塗 鴉 少 女 」 的 處 境 一 樣 , 社 會 總 是 喜 歡 給 人 分 派 角 色 。 戴 上 社 會 文 化 政 治 的 大 帽 子 , 當 時 的 Bbrother 不 禁 發 現 , 為 了 在 塗 鴉 是 破 壞 還 是 藝 術 的 爭 議 中 正 當 化 自 己 的 行 為 , 不 禁 扮 演 起 一 個 為 社 會 發 聲 的 反 叛 者 角 色 。 這 種 來 自 社 會 , 對 塗 鴉 理 所 當 然 的 期 許 , 並 不 是 Bbrother 撫 心 自 問 下 希 望 扮 演 的 人 。

這 一 種 局 限 讓 他 毅 然 放 下 噴 罐 , 甚 至 離 開 台 灣 。 現 在 的 Bbrother 旅 居 倫 敦 , 過 艱 難 的 藝 術 家 生 活 。 雖 然 不 再 塗 鴉 , 卻 仍 然 以 街 頭 隨 處 可 見 的 東 西 進 行 種 種 搞 怪 的 藝 術 創 作 。 他 覺 得 現 在 的 作 品 正 是 對 過 去 塗 鴉 歲 月 的 重 新 思 考 — — 塗 鴉 是 藝 術 還 是 犯 罪 ? 這 個 Bbrother 過 去 一 直 面 對 的 爭 議 , 其 實 就 是 社 會 怎 麼 看 待 塗 鴉 的 價 值 。 但 誰 有 權 去 決 定 一 件 東 西 有 用 或 者 沒 用 呢 ? 社 會 評 判 一 件 事 物 的 標 準 , 潛 藏 既 定 的 權 力 關 係 , 當 我 們 反 思 過 這 些 權 力 關 係 之 後 , 我 們 便 能 從 塗 鴉 是 藝 術 抑 或 破 壞 的 二 分 法 之 中 解 放 吧 ?

塗 鴉 者 把 城 市 當 成 自 己 的 畫 布 , 率 性 在 大 街 小 巷 揮 灑 自 己 的 手 筆 。 他 們 對 私 產 或 景 觀 的 破 壞 , 有 時 的 確 證 據 確 鑿 ; 但 不 論 好 醜 , 刻 在 牆 上 的 就 是 一 股 凝 聚 了 甘 冒 風 險 的 行 動 力 量 , 這 些 力 量 附 帶 可 能 性 , 但 這 究 竟 是 一 個 怎 樣 的 可 能 ? 首 先 放 下 約 定 俗 成 的 二 元 討 論 , 在 下 次 走 在 街 上 的 時 候 放 慢 腳 步 , 看 看 你 遭 遇 到 的 塗 鴉 — — 問 題 並 不 一 定 需 要 答 案 , 更 重 要 的 可 能 是 想 像 。

香 港 電 台 電 視 節 目 《 活 在 牆 上 》 , 透 過 各 國 不 同 的 塗 鴉 藝 術 家 述 說 自 己 的 塗 鴉 故 事 , 追 本 溯 源 , 一 窺 這 門 非 法 、 地 下 、 小 眾 的 玩 意 , 到 底 是 如 何 攀 上 文 化 殿 堂 。 節 目 於 12 月 3 日 至 12 月 31 日 , 逢 周 二 晚 上 7 時 , 在 亞 視 本 港 台 播 映 ; 港 台 網 站 tv.rthk.hk 同 步 直 播 及 提 供 重 溫 。

文 × 鍾 宏 杰 ( 伙 拍 製 作 )

編 輯 蔡 曉 彤

fb ﹕ 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cityscape ﹕ 仗 義 每 多 塗 鴉 人 ? — — 三 個 前 塗 鴉 者 的 自 白”



  1.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ABOUT

給所有來自過去與未來的人,

這個故事得由過去說起,在2006-2009年之間,以Bbrother為代號,我在台北市街頭進行了四年的塗鴉行動,這個網誌的主要功用,主要作為那時歲月的記錄,關於Bbrother,如有興趣可以看維基百科之解釋:
Bbrother(1982年-),本名張碩尹,是台灣的塗鴉藝術家。Bbrother的號稱,取自歐威爾小說《一九八四》中的「老大哥」(Big Brother)。自2005年開始塗鴉,Bbrother充滿政治意識的模板大量出現在台北街頭,內容從反全球化、反威權、反戰到聲援楊儒門、挺樂生等。並數度為媒體焦點與話題人物。其早期以模板為主,黑白的創作方式…(不過維基這種東西,真的是看看就好)

關於當時的大部分作品,請見此連結:

Bbrother 2005、Bbrother 2006-2008、Bbrother 2008-2012

與 相關報紙資料剪貼集

在那四年短暫卻又混亂的時期,同時間也陸陸續續與參與與主辦了數個活動:

1. 垃圾展:大學最後一年主要學科被刷掉之後的自辦畢業展,又稱「廣告系落選展」(2005).
2. 上山打游擊:在政大的塗鴉行動,與之後所謂的「塗鴉爭議」(2005).
3. 廢墟佔領:在台北市愛國西路上,曾由一群大學生共同佔領了舊台鐵宿舍,並在其中嘗試舉辦影展、展覽、與創立工作室(2006-2007),現為二十四小時自助停車場.
4. 以物易物市集:在以台北市公館為中心,曾舉辦四次以物易物市集,市集內禁用金錢,並且可由勞務交換物品.

最後,這個故事以未來結束,基於人生作為流水般不斷推進、變幻之關係,本網站與本人已不再使用Bbrother發表新作品.

如有興趣的話,查看新作可至www.tingtongchang.co.uk

張碩尹

site

www.tingtongchang.co.uk twitter: tingtongchang

EMAIL

m.guerilla@gmail.com

stuff I made on the street

DSCI0019 拷貝

DSCI0006 拷貝

01-D- (2)

01-C-A- (11)

DSC00098

DSCI0021

More Photos

prints

Twitter: @tingtongchang

December 2013
M T W T F S S
« Sep   Jan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Archives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Join 31 other followers

計數器

  • 217,404 hi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