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佔領計劃

吸膠阿伯之二

廢墟佔領第一百七十天,不過這件事情不是在廢墟內。

某天在捷運石牌站,後面傳來某人大叫的聲音。

 

一回頭看到吸膠阿伯牽著腳踏車晃晃悠悠的走過來,一手牽著腳踏車,另一隻手拿著一個塑膠袋。實際上吸膠阿伯永遠拿著塑膠袋,就像是他手的一部分。

這是一種奇妙的感覺,當你總是在同一個地方遇到同一個人的時候,你就會很自然的把兩個東西聯想在一起,比如說你不會期待在鄉土單元劇看到蔡明亮,抑或是在台北雙年展遇到余天一樣,而對我來說,吸膠阿伯總是跟破敗的房屋與雜草聯想在一起。

在新穎的高科技殿堂捷運站襯托之下,吸膠阿伯特別有時空錯置的味道。

我在路上爆出笑聲。

吸膠阿伯神經質的看著我,裂嘴嘿嘿兩聲陪著我笑著,儘管他根本不知道我在笑甚麼。

吸膠阿伯拿起塑膠袋猛力的往內吸氣,我發現裡面裝了強力膠,真是有種,我從來沒有看過有人在大太陽下的捷運站邊騎著腳踏車吸膠的。

「老弟,我們真是有緣。」吸膠阿伯說

我在路邊跟他聊天,他則不停的繞著我、路燈、路人、垃圾打轉,我有一種跟陀螺講話的感覺。

我問他為什麼跑到這,他說沒為什麼,我又問他是找朋友還是收破爛?他說他純粹是邊騎腳踏車、邊吸膠,就一路來到這裡,他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想法認為邊走邊吸比躲在一個地方吸來的安全。

這是一個吸毒者的悲哀。」吸膠阿伯說,被他當成圓心繞的路人嚇壞了。

我在路邊幫他買了一份肉絲炒飯。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

「老弟我欠你一次!」

給了我一個神經值的微笑,又繼續往北騎去了,逆向的他,被卡車狂叭。

這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吸膠阿伯。

 

廣告
標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