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Jun
14

嗡嗡叫的發電機

05-O- (2)

不知道我有沒有跟你提過,廢墟沒有名字,廢墟的名字就叫作廢墟,沒有人麻煩到幫他取個名字,就如同養了一條狗久了以後你便叫牠「狗」,養貓養久了你便叫牠「貓」的道理一樣;所以在某人說「我昨天去過廢墟。」,你知道他指的是廢墟,我們的廢墟,如同某人說,「我養了一隻狗」,你知道他指的不會是一頭大象。

雖然我們後來為廢墟開了個網站,為網站取名叫作:白宮,來自於另一個玩笑:喔,這裡真白,像白宮一樣白,於是其他人都笑了(其實不是很好笑),而白宮就成了我們的名字—我指的是網站。

廢墟如同它的名字,是個廢墟,廢墟是廢墟這件事情意味著,這裡沒有水、也沒有電,而且破爛一片,有天我跟瑪莉靈在廢墟中間的小木屋掃地,掃著掃著腳底下的木頭突然因為腐朽而碎裂,咻的一聲我突然往下陷了一公尺,我的腳在他媽的半空中踢來踢去,瑪莉靈得丟下掃把跑出去求援,幾個人才把我從一堆破木頭當中拉出來。

關於的問題,在進來沒多久就已經解決,有人發現,廢墟的一邊角落,是一個蓄水池,照說應該因為廢棄而斷流乾涸,但因附近某個水管的線路破掉的關係,所以幾年來自來水一直源源不絕的奔流出來,從此水塔變成水池,一個自流井,從此以後我們都會跑到這裡來打水。

但是電的問題難以解決,雖然我們有個每天準時於六點亮起的路燈,但是,它就是個路燈,誰也不知道如何把路燈的電遷到屋內。所以,每天只要天一暗,所有人得開始點蠟燭和其它會燃燒發光的東西,在微弱的光線下對著彼此發呆著,有人提議要拿廢墟二樓外洩的瓦斯管線來燃燒取暖,不過我相信這麼做的下場只是把這裡轟出一個大洞,然後鑑識人員還得花上幾天的時間才能將所有人的碎片找齊。

在第一次的住戶大會上,有人提議:我們來買一台發電機吧,所有人一致通過,因為我們真的需要電、需要晚上的光明、需要各種電器用品;之後瑪莉靈便像是樓管一樣每天守在廢墟內募款,像是撲滿小精靈一樣一點一滴地累積著經費,最後,我們居然籌到了錢在奇摩拍賣上買了一台發電機,隔沒多久,發電機便在眾人的圍觀之下躺在廢墟當中,有著嶄新的外殼與亮麗的烤漆。

這時我想到在駭客任務第二集裡尼歐站在人類的堡壘、逃避機器追殺的最後聚居地錫安的時候,船長孟菲斯指著錫安中心轉動的巨大機械說:這是錫安的心臟、一切的動力來源。

不過,發電機小藍也是廢墟心臟,一切的動力來源,儘管它只有50立方公分。

發電機如同它的價錢一般的廉價,藍色閃亮防鏽漆之下是一堆十足的破銅爛鐵,行動詭異,難以捉摸,不在心情好的時候絕不啟動,不然就是噗噗噗兩下便歸於沉寂。在漸漸烏黑的天色中,所有人都得滿頭大汗的繞著發電機轉。

脂肪動能產生機械動能,人類工業革命依賴石化動能。

喀啦咖、喀鏘鏘。

發電機不動如山

來回來回、

喀喀、喀、喀、喀。

來回來回。

咖啦,咖啦、啦啦啦。

來回來回。

面對沉默如巨石的發電機,你必須具備無限的勇氣與決心。

尤其是在日落前的稀弱微光中,

尤其是在汗水淋漓所浸透的背心上,尤其在你內心充滿懊悔與沮喪之時。

而你能做的,只是不斷的推拉發電繩,嘗試著製造某種希望的假象。

「該死的我們被騙了,這爛東西根本不能用。」大骨首先放棄,將自己甩在沙發上。

「這樣拉下去應該沒有結束的一天吧。」阿布魯說。

「喔,閉嘴。」我接過發動繩,瘋狂的拉著。

噹噹噹、噹噹噹。

來回來回。

喀喀、喀喀喀….

 

發電機的每個零件似乎都要散成一地,但是引擎卻依然故我的死氣沈沈。

「應該是姿勢的問題,你有試過蹲下來拉嗎?」瑪莉靈站在一邊表示意見。

接下來所有人便會在發電機前嘗試各種體位,正著拉、倒著拉、蹲下、站起、半蹲。

大骨說:「如果把發電機倒過來放呢?」

所以發電機也以各種方式放置,正著放、倒著放、斜立、側立。

來回來回。

鏘鏘鏘鏘、咖啦喀啦。

這時天已經黑了,所有的一切陷入一片黑暗,只有潮濕的汗水味和喘氣聲。

「嘿,我發現一件事。」這時IR跑來表達意見。

「你們根本沒有把開關打開。」

「喔,是喔。」

「耶,真的耶。」

「原來如此啊。」

「喔,真是抱歉喂。」

來回來回。

 

咻、咻、咻。

來回來回。

來回來回。

 

在太陽下山的前一刻、噗噗噗馬達的聲音震動了每個在房間中的萎靡心靈。

天花板上的燈泡、錄音機、電視同時亮起,就像突然在同一時間醒過來一樣,我在光明之中看見每個因過度扭動腰部而扭曲的臉孔,各自躺在沙發上喘氣不已。

 

終於,我能夠了解在工業革命時期人們第一次發現電是什麼樣的心情。有電,代表你不需要在寒風中像是賣火柴的女孩一般用手護著蠟燭祈禱它不會突然熄滅,有電,代表你可以不用看著太陽日落而匆匆的回家,有電,代表一切生活機能物品皆可運轉、代表你可以使用任何文明產品,你可以享受各式基礎娛樂,例如電視、錄音機等等,有電,你才踏入現代人的第一步。

 

隨著發電機的來臨,廢墟進入另一個時代,這是一個有發電機的廢墟時代

有電的發電機時代,我們可以做很多事情,首先,我和大骨把垃圾展的電視搬了過來,放在小客廳,之後,小客廳又多了一個音響,和其他人捐的一堆唱片,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烤麵包機,雖然沒有麵包,最重要的,因為有了發電機,我們才能在晚上開廢墟影展、音樂會等各種活動。

而每晚,我們都重覆著這樣的故事,這是我們發電機的故事、奇摩拍賣的故事;在阿民還沒有把發電機賣掉之前,至少我們還有一台破銅爛鐵發電機。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嗡嗡叫的發電機”



  1.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ABOUT

給所有來自過去與未來的人,

這個故事得由過去說起,在2006-2009年之間,以Bbrother為代號,我在台北市街頭進行了四年的塗鴉行動,這個網誌的主要功用,主要作為那時歲月的記錄,關於Bbrother,如有興趣可以看維基百科之解釋:
Bbrother(1982年-),本名張碩尹,是台灣的塗鴉藝術家。Bbrother的號稱,取自歐威爾小說《一九八四》中的「老大哥」(Big Brother)。自2005年開始塗鴉,Bbrother充滿政治意識的模板大量出現在台北街頭,內容從反全球化、反威權、反戰到聲援楊儒門、挺樂生等。並數度為媒體焦點與話題人物。其早期以模板為主,黑白的創作方式…(不過維基這種東西,真的是看看就好)

關於當時的大部分作品,請見此連結:

Bbrother 2005、Bbrother 2006-2008、Bbrother 2008-2012

與 相關報紙資料剪貼集

在那四年短暫卻又混亂的時期,同時間也陸陸續續與參與與主辦了數個活動:

1. 垃圾展:大學最後一年主要學科被刷掉之後的自辦畢業展,又稱「廣告系落選展」(2005).
2. 上山打游擊:在政大的塗鴉行動,與之後所謂的「塗鴉爭議」(2005).
3. 廢墟佔領:在台北市愛國西路上,曾由一群大學生共同佔領了舊台鐵宿舍,並在其中嘗試舉辦影展、展覽、與創立工作室(2006-2007),現為二十四小時自助停車場.
4. 以物易物市集:在以台北市公館為中心,曾舉辦四次以物易物市集,市集內禁用金錢,並且可由勞務交換物品.

最後,這個故事以未來結束,基於人生作為流水般不斷推進、變幻之關係,本網站與本人已不再使用Bbrother發表新作品.

如有興趣的話,查看新作可至www.tingtongchang.co.uk

張碩尹

site

www.tingtongchang.co.uk twitter: tingtongchang

EMAIL

m.guerilla@gmail.com

stuff I made on the street

prints

Twitter: @tingtongchang

June 2014
M T W T F S S
« May   Aug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Archives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Join 31 other followers

計數器

  • 218,679 hi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