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佔領計劃

廢墟住戶大會

05-M-(0)

廢墟佔領第五天,除了打掃之外,我們一群人拿著釘子與鐵槌在廢墟四處修修補補,把門重新栓上;關於門,原本廢墟擁有每一扇完好的門,不過前幾天,來了幾個收破爛的,在我的面前把門卸了下來,

我說,嘿,你為什麼要這麼做?那個門又沒有招惹你。他說他要拿鐵來賣錢,他要吃飯養家活口;而我他媽的能說甚麼?我還幫他把其中一扇門卸下,好讓他拿去門栓和喇叭鎖。

所以現在廢墟沒有任何一扇完整的門,連插頭燈泡都被拔光,我們還得花錢再買門栓裝上去。

另外,有人看上了後院,希望能在裡面種田,於是我們又花了好幾天的時間在院子裡除草整地,還找了一些懂得種田的人來測量土壤,除完草的下午,就隨手把小木屋的碎木頭拆下來堆在一起烤番薯,這還滿好笑的,因為一堆人滿臉烏黑窩在一起吃著半熟的番薯,看起來像是一群穿著短褲T shirt的主著,在這裡不具歧視原住民的意味。

不知道是誰說要舉辦住戶大會的,實際上在最一開始我感覺每天都有住戶大會,不過不是在廢墟裡面舉行,我們總是一票人走路到附近的傻瓜乾麵吃東西,這時你會感覺像是一個宗親的家庭聚餐,所有人繞著圓桌排排坐低頭猛吃著眼前的乾麵。

不過我想那個人還是在廢墟歷史中擁有某些建樹,雖然對那人我早就不復記憶。

我們真的需要一個住戶大會,有許多事情需要討論,需要解決,比如說,我們需要電、需要水,需要完好的門,這些都要花錢,並且一天到晚都有人進進出出,這樣總會有被抓的一天,有些人就在附近住戶面前大搖大擺的走進廢墟,臨走前還摸摸附近小學生的頭,這樣警察不來才奇怪吧。

關於我們第一次的正式住戶大會,是在樓梯間幾張清出的沙發上進行,一堆人尷尬地自我介紹,「嗨!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做阿布魯,我之所以來廢墟是因為這個地方很有趣。」

今天大骨因為練團的關係,所以沒來,但是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因為大骨的前女友也上前自我介紹:「我叫IR,我認領了四樓的房間,以後請大家多多指教。」

而這時我真想看看大骨的表情。

在小客廳中央,鮑伯站起來,說著關於廢墟的理想,他說,來這裡的人,可以共同分享這個空間,來這裡,一切公平,一切經由討論,大家共同管理與自我管理,以上是關於鮑伯共有共享的理念;我說其實我不太知道,我只是希望所有人來參與。瑪莉靈說為了無比崇高的實驗精神。IR說她只想在這裡彈吉他,有些人說他只是跟朋友來,純粹來看看,他還會在這裡多久自己也不知道。也有人講了些關於在這裡能幹麻幹麻,法國那邊的佔屋從一開始就跟附近的居民互動,有人說國有土地私有化的問題,現在公家機關都在賣土地,所以我們應該也可以把這塊土地從國家手上爭取下來。有人說我們可以辦一些活動,讓周圍的居民一起參與。周圍有些人點頭,有些人沒有反應的聽著,阿布魯說,我叫阿布魯,我是上山打游擊的成員,所以我在這裡,大家好。

我記得這很像某個小說或是電影情節。

一群小孩因為空難或海嘯之類被困在荒島上,於是首領站上小土丘拿著海螺講著某些理想,該怎麼生存下去的真理,也些人說打獵吃肉才比較實際,後來大家會發現民主制度是多麼的不符合人性。

最後,因為鮑伯的一席話,一群人弄出了一個住戶共同公約,內容如下,接下來第一次的正式住戶大會就在寒風中以沉默作為完美結束。

*****************

廢墟住戶共同公約

1. 空間共享

廢墟各房間除共有空間外,為各自擁有的房間,

由各住戶認領作個人用途。

其他住戶仍保有使用房間的權利。

2. 材料共享

個人重要物品,放置在個人置物櫃。

置於個人置物櫃之外的物品作公物使用。

3. 資訊共享:

將多餘的書籍,雜誌,刊物捐贈到廢墟閱覽室。

4. 金錢共享:

廢墟金費由所有人共同負擔,作為購買必須品,辦活動之用。

 5. 每周定期舉辦廢墟住戶大會。

 最後一項是個附註,附帶條約,大概是因為有人覺得在寒風中聊天相當有趣,或是其他,總之不是我提的。

於是,住戶大會成為每週固定舉辦的廢墟活動,從影展、音樂會、烤肉會不等。

而廢墟則堆積了越來越多的空酒瓶與各式零食垃圾。

 

廣告
標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