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今藝術連載

凱特是個婊子

04

(Kate Is A Bitch, 42.0 x 59.4cm, ink on paper, 2015)

原發表於典藏今藝術雜誌

凱特是個婊子,她的那張掛著類固醇中毒雙唇的乾瘦瓜子臉、她那在閃耀著漂白水光澤的一頭金髮、那路易威登喀什米爾圍巾、那凡賽斯小牛皮高跟鞋.凱特從裡到外、從頭到腳,再再證明了她是個不折不扣的婊子—女人的背叛者.光是看著她的背影,就能激起我憤怒的胃酸沿著食道湧起;她是個人肉飛盤,只要空中有她飛翔著、那群小狗般的男人便會瘋了般四處亂竄.以拉康的心理學來說,凱特並不真正的存在,她不過是那些永遠走不出性器期的肛門男性所幻想出的投射物.

啊!又是一個展覽開幕,一個悲歡離合酸甜苦辣的場景.如同在學院當中所有人都告訴你的,藝術家生存的黃金法則只有一條:社交、社交、社交!藝術家是高級妓女、我們天賦的職責便是奉承有錢有勢者,我們是社會裡最可悲的窮人,一般的窮人在貧民窟裡快樂地與其他失敗者度過餘生,而我們則被富人所包圍孤立、一生被嫉妒與自卑感所侵蝕.

頭頂上幾道金黃色的投射燈照射在頭頂,我下意識地摸著身上的杜嘉班纳

墨綠色小洋裝,緊貼皮膚的剪裁強調出腰間的曲線,絲綢上五彩繽紛的花樣襯托著我在日曬床上精心打造的麥色肌膚;男人色眯眯眼神反映著今晚光豔奪人的我,我看起來棒極了!我是二十一世紀的的阿芙羅黛蒂[1],那代表人類無窮性欲的美麗神祉.

躲在人群一角的愛麗絲·楊身影依稀可見,可憐的愛麗絲,矮小四眼田雞並且滿臉豆花,被埋沒在眾人巨大的陰影之下;我走向她親切地打聲招呼,儀式性地親了一下她被腐敗皮膚所覆蓋的臉頰.有時候美麗的女人會需要像這樣的朋友—一名醜小鴨,醜小鴨的任務在以其粗俗平庸的存在襯托出真正女人的完美.

愛麗絲抬起頭來以她氣若懸絲的氣音回了幾句話,實際上我一點也沒有聽懂只好談起家裡附近的中國外賣,我開始描繪餐廳裡的燈籠啊佈景啊各種裝飾,就在我滔滔不絕地形容餐後附送的幸運餅乾地的同時,愛麗絲很粗魯地插嘴說她要上廁所,之後便鑽過人群消失不見了,剩下我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牆角吹風.

孤獨是開幕最恐怖的事情,尤其在眾人高聲攀談的喧嘩中央,孤身一人讓妳顯得…像是一名失敗者,一個沒人要的賠錢貨,這種眾聲喧嘩中的孤寂感讓人抓狂、將你的自尊心吃掉、將你打入地獄.我放眼望去,藝廊是一個浮生錄,其中滿是奇形怪狀的妖魔鬼怪,怪中之怪莫過於那群四處穿梭、工蜂般汲汲營營的藝術家們,這些人是我的「同業」—競爭者.這些人滿嘴批判、侃侃而談資本主義的替代模式與商業市場的剝削本質,實際上,我群中只見膚淺的高談闊論、追逐流行與市場的軟弱性格、逢迎拍馬的劣根性.這些人的存在反映了人類生存一體兩面的弔詭:傲慢又自卑、嬌柔造作又小題大做、花言巧語卻又內心灰暗.

藝廊的另一頭是男人婆荷麗,只見她用手握著啤酒杯的巨掌狠狠抓著香檳高腳杯、腰下是佈滿廣告顏料的骯髒工作褲,看起來像是走錯房間的油漆工人.一個不會為自己打扮的女人,就像是被削光毛髮的獅子、拔光羽毛的孔雀,是失去生存能力的猛獸,在這個弱肉強食的社會當中只有滅亡一途.

而我,是這場生態戰爭的勝利者,不僅如此,我是霸佔食物鏈頂端的掠食動物!藝術的世界是一場生存遊戲,作為一名藝術家便是作為這場殘酷遊戲的生存者,我是一坨冰冷卵巢裡力爭上游的冷酷卵子,並往遠方黑暗深處一群逃之夭夭的肉腳精子沖鋒.

我站在吧台邊百般無聊地啜飲紅酒,讓酒精沖散糾結內心的那股焦慮感,玻璃杯內反映著一熟悉的臉孔,那是藝廊老闆喬治;喬治的身材維持得不錯、量身剪裁的西裝相當配合那頭深黑色捲髮,再配上臉上的那張尖酸刻薄老鼠般的微笑,拼湊出完美的銀行街無恥資本家樣貌.喬治在西倫敦開了一家新的空間,代理了一批新的藝術家據說在幾個博覽會上混得不錯,說老實話,我對他的品味不敢恭維、不過是個販賣小型畫作的平庸商人,但如能在他的藝廊展出、會是人生事業中的一個不錯經歷,也許他可以幫我在亞洲市場上牽線,我想我的作品很適合在上海藝博、香港Art Basel之類的博覽會上亮相,雖然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地方,但是有點異國情調、有點散漫、有些酷.

嘴裡廉價的葡萄酒味竄過鼻子抵達味蕾深處,些微的酒意在腦門盤旋,突然間有點天旋地轉之感,眼前一切掉入電影中的慢動作鏡頭,喬治的嘴一開一合,我卻一點也聽不懂.

門外傳來急躁不耐煩的敲門聲,咚、咚、咚、咚!專心!保持專注!腦內的聲音不斷地提醒自己.我蹲在藝廊地下室的唯一一間廁所當中,一隻手與兩隻高跟鞋技巧性地在濕潤地板上維持三角的危險平衡,眼前是喬治·亞曼尼西裝褲,我撫摸著那灰黑條紋的羊毛大海追逐著底下潛伏的孤獨海怪,就在拉鏈往下滑開的瞬間那毫不知恥挺立的老二應聲彈出,並愉悅地在我的兩個手掌之間滾動.我抓著上膛手槍般挺立的生殖器、隨著手指退後的包皮露出那充血而憤怒的龜頭,這時酒精湧上兩頰帶來潮水般的暈眩感,我張開嘴巴用兩頰的吸力將其深深含住,一股參雜古龍水與尿味的苦澀味道爬進口腔深處.

隨著門外的敲門聲越來越響亮越來越不耐煩,頭上的呼吸聲也越來越緊促到如哮喘般的咳嗽聲,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動著我,那是喬治的手正抓著我的頭髮前後劇烈擺動著,嘴裡的異物侵入感帶來強烈地嘔吐欲望;一場廁所內的沈默奏鳴曲正在展開,我是控制世界秩序的濕婆神,門外與門內的世界都由我的頸部與張合嘴巴所掌控.依稀之間我聽到門外的咒罵聲音,毫無疑問的那是婊子凱特,想著她兩腳狠狠夾緊試圖阻擋那被酒精所驅使奔馳的尿意便給予了我莫大的復仇感,凱特是個婊子,她從裡到外、從頭到腳,再再證明了她是個女人的背叛者.

[1] 阿芙羅黛蒂(Aphrodite)是希臘神話中是代表愛情、美麗與性慾的女神

廣告
標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