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藝術連載

這是一個燈火通明、閃耀奪目的世界

07

(London Colosseum, ink on canvas, documentation of performance, dimension variable, 2016)

原刊載於今藝術雜誌

我張開眼,環顧四周看著所身處的之地.那是一個六方型牢籠.其中是被六片牆壁所包夾僅僅六平方公尺寬、足以讓一人躺臥的平面,上面有一張白色的桌子、與白色的椅子.牢籠上方是六道白色強力投射燈,在其照耀下,監牢中的每個角落均閃耀著刺人眼睛的白色光芒.這是一個燈火通明、閃耀奪目的世界,在其中發生了許多事情,卻也同時也什麼都沒發生.

我坐在那侷促的空間內.在白色荒蕪裡呼吸著凝結的空氣,這裡一切出奇地寧靜.坐在椅子上的我盯著眼前空白出了神,一陣子之後,牆壁在失焦的雙前眼依次融化,其後跳出一幕又一幕的跑馬燈,上演著各種詭異的劇目,儘管跳耀的劇情前頭不接後尾,但總可以認出那被困在藝博會監牢內、百般聊賴的藝術家.

作為荒蕪的白色世界裡百般聊賴的藝術家,我有很多時間可以思考,我想起過去的人生種種、與人生道路當中的許多時刻,我理解到我的生活很多時候和陷阱有關—人生有很多陷阱,而絕大部份的時候我們掉入其中的一個。然而,人生重點不在於逃離陷阱,而在於承認局限自身的陷阱。

我的陷阱來自於生存狀態中的駁論與自我反證,在這個階段的人生當中,我常常旅行,從一個國家到達另一個、從一個城市到達下一個,追逐著各式各樣的展覽、博覽會與藝術節;奇怪的是,從飛機的起飛與降落、登機門到旅館大廳之間,不論身在何處,我發現自己永遠落腳在一模一樣的白盒子空間.在那困著相同的一群人,在百般無聊之下問著一樣的問題:「所以貴國的藝術圈狀況如何?」、「所以你選用的材質是什麼?」、「我的裝置結合了現成物與手工藝品、是當代生活破碎現實的繼續中呈現…」

房間另一端傳來的細碎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我轉過頭、眼前是位於監牢中央的鐵門,鐵門上是條數公分寬的方型隙縫,其間的黑暗深處藏著數雙偷窺眼睛.在四目相交之下.像在幽暗深夜雙手中粉碎的螢火蟲般、幾雙眼慌張地閃爍數下便消失在黑暗之中,唯獨留下的,那之後所引來的熊熊慾望之火.

慾望之火所帶來的,是那在腦海中閃過、無數個自我虐待式、髒骯的念頭.

不久之後,鐵門緩緩地拉開.一群打扮入時的少女走進監牢之中.她們嬉笑著、圍繞在我的身邊,帶有慾望騷味的空氣隨著飄動的長髮迎面而來.少女們各據房間的不同角落,整齊劃一地從懷中掏出手機,她們直直身長的手臂,像是將觸角伸進海洋陰核深處、進行無性生殖的水母.手臂的盡頭、以極其驚人的速度不斷地震動的手指、並以每秒數百張的速度拍下自拍照片;伴隨著手指的律動,少女們的臉部能在短時間內進行上百種的變化、並搭配手勢創造出無窮的組合.儘管如此,不論表情、動作如何,每張照片的角落背景處,總是有那不知所措的我的身影,褲間稍微可見那亢奮豎起的陰莖線條.

隨著少女的離去,鐵門又再次沈沈地關上,一股慾望的騷味仍留在沈默監牢裡的沈默的我之中.

我逐漸發現,這是一個慾望的監牢,在其中慾望以不同的方式與型態幻化—它的表現形式可以是雄偉的美術館、藝術中心、藝廊;它的社會集結可以成為藝術家團體、基金會;它能搖身變成專業人士如藝評家、行政、收藏家;不論表面形式為何,最終都會回歸到白盒子的空間本身—慾望的最純粹形式。

連綿的思緒隨著鐵門的打開而斷裂,一名美豔的女郎走進監牢裡,在那頸上掛著的喀什米爾彩色圍巾之下,完美的身體曲線在皮質套裝下閃閃發亮,她是波提切利的藝博會神祇、慾望的化身、商品的最終形式.

慾望神祇擁有完美的紅色嘴唇、裡面藏著醉人的精巧白牙,她張開口、問我可不可以進行一段訪問?

就在我不可置否的搖頭與點頭之下,多個攝影大哥在她身後冒出,多個攝影棚燈與亮光板隨著她聲音而起、並將監牢幻化成白色的攝影棚.女郎從背後拿出精巧包裝的香檳酒,並用極其誇張的方式將其灌入口中,同時發出「哇!」、「讚!」等的讚嘆聲,再如鸚鵡般不斷重複著「要喝就要喝香檳酒!」等廣告詞.終於,在女郎灌完香檳的最後幾秒、鏡頭帶到身旁那不知所措的我,與我的那張被慾望佔滿的臉孔.

就在女郎消失在監牢門後,慾望已經佔滿了整個房間,在這裡每一寸都空氣都有性交的鹹濕氣味.

 

在監牢內,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我夢到人類由幽暗巷弄裡的藝廊與城郊的美術館中爬出,而來到超級購物城的時代.這是隨著光華商場、士林夜市、與小北百貨所演進而來的人類文明精華,超級購物城集藝術、時尚、與派對為一地,其中更遊走著名模、明星、專業公關團隊、與香檳、鑽石品牌;這裡沒有安全距離、警示牌、展場動線、與擾人的義工和警衛,在這裡,藝術品終於擺脫了策展論述與作品解釋而自成意義,因為在耀眼燈光下一切看起來都很炫;這是一個什麼都有,也什麼都沒有的地方.

夢境被再度打開的鐵門打斷,名西裝筆挺的男人走進來,他自稱說他是收藏家,他要我解說這空無一物的監牢裡背後的創作概念與意義,我想了想,並用最真誠的口吻回答他:空無一物監牢的本質就是監牢,其最終意義便在空無一物本身.鐵門隨著收藏家離去而發出隆隆的聲響.這時慾望已經佔滿了整個房間,空氣中的每個分子似乎都被性激情所鼓舞,紛紛激盪之間彼此摩擦著其奈米大小的性器.我坐在白色監牢裡,身處空無一物的空間.這是一個燈火通明、閃耀奪目的世界,在其中發生了許多事情,卻也同時也什麼都沒發生.

廣告
標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