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相關

1471950_568747436530350_1026938818_n

親愛的朋友,
香 港 電 台 電 視 節 目 《 活 在 牆 上 》為你呈現Bbrother ,  節 目 於 12 月 3 日 至 12 月 31 日 , 逢 周 二 晚 上 7 時 , 在 亞 視 本 港 台 播 映 ; 港 台 網 站 tv.rthk.hk 同 步 直 播 及 提 供 重 溫 。此紀錄片由導演關文軒、伙拍製作室製作,其餘特寫人物,包括張大力(北京)、塗鴉少女(香港)、StartFromZero(香港)、Candy Bird(台灣)等餘.

Dear All,
Ting-Tong, Chang is featured in Radio Television Hong Kong(RTHK)’s programme: “Life on the Wall."
The documentary was directed by Mandrew Kwan and Four Part production. It will be broadcasting in ATV Home and tv.rthk.hk at every 7:00pm Tuesday, 3rd-31st Dec, 2013. Other featuring writers includes Zhang Dali(Beijing), the graffiti girl(HK) StartFromZero(HK), CandyBird(Taiwan) and etc.

標準
塗鴉生活日記

廣場

(廣場上聚集著從各省鄉村來的旅行團)

才隔了四個月,我又站在廣場上。

冬天的北京把每個事物都變成灰色的,灰色的天空、灰色的地板、灰色的房子,人的臉也是灰色的。

天邊灰塵多,我滿嘴都是沙。

我想這是大家都滿嘴痰的原因吧,不時都得呸、呸、呸個不停。

在其他地方,髒污藏在心裡,在這裡,髒污在嘴裡。

我站在這裡滿心也是滿嘴的髒污。

在我跟A進廣場之前得經過安檢區,檢查員看著A對另一個人說:這是外賓。

於是A很快地過了檢查哨,

我在檢查哨的另一端發現這裡的國家安全的敵人是自己人,而不是外國人。而外國人他們叫外賓,本地人大概就簡稱為土流氓、傻B、農民等等。我想著那我又該被稱作什麼?是否有人會指著我說這是內賓而讓我輕鬆通過安檢?

三天之後,我在地鐵站前因為背包裡有噴漆罐而被攔下,這件事情證明了內賓這詞並不存在於世界上。

在歐洲,中國人屢屢被視為罪犯,每每在機場被搜身逮捕遣送等等。

但沒想到在中國,中國人還是被視為罪犯,不僅在機場,在各處都可能被逮捕搜身,

這件事情表示了全世界的華人不僅壞,還是徹頭徹尾的一幫惡棍。

廣場上跟上次一樣,有兩個超大頻銀幕,長達數公尺,橫跨在廣場中央,銀幕跟著春節特別節目放著神州大陸的美好山水。

很奇怪的是,在這個灰色城市中看著高彩度的超大銀幕。

超彩度的山水、水的倒影有中古世紀城樓。

我突然覺得銀幕內的世界比銀幕外的世界真實得多。

標準
香港

Bbrother, Big Other and the Big Society

大兄弟、大他者,與大社會—菩薩娘娘教我的塗鴉藝術
Bbrother, Big Other and the Big Society —graffiti the lord taught us

Opening
7:00p.m (Tue) 22 Feb 2011
Date
22 Feb – 21 Mar 2011
Rat’s Cave By Start From Zero

香港上環太平山街18A-B 地下G/F,

18A-B Tai Ping Shan Street Sheung Wan, Hong Kong

Tel
+852 3484 8577
Email
ratscave.sfz@gmail.com
Web
www.Bigother.net
www.startfromzero.org

 

標準
塗鴉生活日記

可疑

在倫敦西斯洛機場,你得穿過各個安檢關卡,海關對待你像是罪犯,你身上的一切皆為可疑。
在你拿行李時,狼犬在你身邊四處聞嗅。

人們稱這為警察國家。

在北京首都機場,我驚訝的發現我仍被當罪犯看待,我仍得穿過重重的關卡,關卡前仍感到全身赤裸得發抖,官員們觀察你如同觀察犯人。
你發現你身上的一切皆為可疑,連氣味都可疑。
當你搭乘交通工具、進入各種公共場所,你無時無刻的被監視,警察站在各處,你看到全副武裝的特種部隊,帶著面罩聊著天。

人們也稱這為警察國家。

雖上列皆廣稱為警察國家,皆在進行一場戰爭,但是這其中仍有決定性的不同:在倫敦,敵人很明顯,各個關卡對付的人是誰、何為恐怖份子、非法移民相當清晰可見。

台灣的軍隊,也在進行一場戰爭,其敵人就是軍隊自己,因為所有的阿兵哥具有絕對的顛覆潛力,他們可以隨意地嫖妓、飆車、打架或是自殺,這些人如同野獸一般必須被操之以忙碌,以毫無意義的事情填補各閒置時間,以免發生危險、並維持社會/國家安定。

但是,在北京,一個人卻會陷入疑惑當中,敵人消失在舞台布幕之後,你永遠也無法了解究竟敵人是誰,這些散彈槍、特種部隊、坦克停置於路邊如同好萊塢電影佈景,一片肅殺之氣下如仔細觀察,警察們卻像是無趣的笑話一樣,無聊地摳著腳趾、抽煙聊天、打牌,這是一個沒有敵人的戰爭。

而因此,在北京,所有人都是罪犯、所有人也都是敵人,所有的事物味道皆可疑。

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