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北京' Category

22
Dec
14

Bbrother 塗鴉作品 2008-2012

DSCI0198 拷貝

Continue reading ‘Bbrother 塗鴉作品 2008-2012’

Advertisements
25
Sep
10

節能攻堅,全民行動

在北京,政府才是最大的塗鴉客,其他都只是玩票性質。

24
Sep
10

地鐵

北京的地鐵跟台北捷運長很像,一樣的車廂結構,進了車廂以後大家要面對面坐, 觀賞彼此的面目可憎。 只是台北捷運很喜歡在關門前發出一連串急躁的鳥叫,鳥叫三十秒後關門。

台北的青少年總是在地鐵裡玩無聊遊戲,比如說在鳥叫的三十秒之內衝出車廂繞著車站柱子轉三圈最後在關門前夕衝進門。 在台北捷運,總是看到青少年一頭撞上已關上的車廂門的畫面。

在北京,每次在過地鐵的時候,必須經過檢查站, 你得把包包放過X光檢查機,並在另一頭取出,這道儀式總是讓我想到某種機械工廠。 每次我在過完檢查機時,總是打開包包裡的相機,檢查會穿透一切的X光在相機裡留下的東西。

第一次是一片白,裡面有很多孤魂野鬼。

第二次是一輛出租車,師傅正在毆打客人。

第三次是一隻貓熊。

第四次是一片黑,裡面有凶神惡煞。

24
Sep
10

李自全

這是每天睡在鼓樓大街的老伯,真名為李自全,有一隻小髒狗為伴, 我曾花幾個小時的時間跟蹤他,發現他每天會從大街的一頭出發,在每個店家停下,與人聊天、看報、喝茶,但每家店的停留時間以五分鐘為限,之後又往下家移動。 巡訪的最後一站是李老伯放在馬路上的沙發上,他的髒小狗便在沙發旁睡著覺。

24
Sep
10

北京泡泡

在北京浪花裡面第一個出現的樂團就是Joyside,主唱邊遠在鏡頭前說:我只想唱歌、喝酒、跟幹炮,在被問說為何的時候,主唱露出一臉疑惑的表情,我想他疑惑的不是對唱歌、喝酒跟幹炮而來,而是為何有人會質疑唱歌喝酒跟幹炮的權威性。

之後一個禮拜,我在一家胡同裡的酒吧裡看到邊遠,他如一片爛泥般倒在櫃台前不省人事,我給他一杯啤酒嘗試跟他說話,但他如爛泥般只是把啤酒一口喝而沈默無語著。

所以搖滾樂就是唱歌幹炮喝酒嗎?

如果你生在台北,北京是個迷思的產物,是口耳相傳、文章報導所見立的真實,而就算你現在踏在北京,迷思並未消除,只是不斷的增長,當我站在安門廣場時看著超大型動畫看板、各型各色的觀光客站在遠方的老毛肖像面前合照時,心中只覺得越來越迷惘。

搖滾樂、貧窮、四處借錢的生活也可以是迷思,而重點是,人們得靠迷思而活,後來跟李登輝見面的後一天,我遇到Go Go。 Go Go 說,這裡的音樂圈除了幾個上一代的大團之外,絕大部份的人都活在赤貧之下,雖然每週都有表演,但是中國人不喜歡買票,所以來的人絕大部份都是你的朋友,你的朋友絕大部份的時候只在表演後半段來,等著拍手等吃飯,一張專輯不值錢,買的人少一出就等於滯銷,就算有人買了層層剝削下來大概幾頓飯就花個精光,人們玩搖滾樂,活在破胡同裡,沒錢買飯靠朋友接應,買酒買醉,靠著就是一種搖滾樂的迷思,人們不須要煙與酒精,人們只是需要煙與酒精所製造的迷霧。 這時候你可以聽到許多玩音樂的人會說:我為了夢想而活。

那麼究竟是夢想,或是一個迷思?

究竟是選擇生活,或是被生活選擇?

24
Sep
10

太空燈塔

李登輝在一進門後宣告今天的第一大新聞是在東北發現一種劇毒的蟲類叫做嶏蟲,此蟲含有劇毒,會痲痹中樞神經而致死,之後的一整晚李登輝便不斷地嶏蟲嶏蟲嶏蟲地說著。

當晚的後半段,他又開始不斷重複“一切都會更好“一句(不知從哪冒出來的)自言自語著。 李登輝是我在這認識的最奇怪的人之一,青島人,二十七歲,名字中跟台灣前總統音似的關係,而被稱為李登輝,原名已不可考。 李登輝原在青島地方電視台作播報員,可成為公務員領固定薪水並在地方過優渥生活,三年前辭職來到北京開始作劇場跟音樂,在別人家白住數年之後,現在終於在安定門與樂樂找到住處。

在問到為何辭職離家背井來到異處,李登輝說青島就如同文化沙漠一般,是給老年人度假的,不是給年輕人幹事的,呆在那會把腦袋呆壞,乾渴而死。到北京只是為了避免腦袋的死亡。 因為著各種原因,人們開始在都市與都市當中跳躍,從一開始的宣稱:這個城市爛透了,一個城市之賤比不上個體之志氣高昂,到下個城市尋找某個在這個城市失去的東西,又成為城市另一頭的某部份人的起點,北京青年開始離鄉背井,至全國四處工作。 在旅行的第五天,我發現在這個都市中漂浮著一票從各地聚集而來的人,在胡同中游走,為找尋知音、混口飯吃、呼吸空氣而活著。 也許觀看北京,已然不能從北京之中觀看,而是從那些流離失所的眼睛中觀看才能準確…

我想紀錄下這群人。

24
Sep
10

雙皮大媽

在南鑼鼓巷的滷肉飯店裡,老闆是老北京人,她說整條巷是她第一個作雙皮,後來整條巷子都開始作雙皮,之後她是滷肉飯第一人,而想而之整條巷子也開始作滷肉飯,她現在正在為領導巷子的下一波食品流行而煩惱著。

老闆說,北京人世世代代都很苦,如果你住在胡同裡,家裡沒廁所,半夜得穿戴整齊到巷口去上,唯一的好處是你代代都住在同一個城,同一個地方,祖先的城市。

老闆說現在北京已經是外省城,外省人從四面八方湧過來,擠爆了整個城市,擠爆了地下鐵、公交車,跟各種的交通系統,胡同開始一片一片的拆,外省人在北京四面八方建起了高樓,住的是有錢人,北京人買不起,外省人開始佔據各種城裡職位,北京人當不起,最後政府開始計畫性的把北京青年往外調,老闆說,被迫離開祖祖輩輩的地方往外省工作,有家歸不得,沒比這更悲涼的事情了。 老闆說的是身為北京土著的悲哀。關於被快捷酒店、文創古蹟、紫禁城中的星巴克的故事。




ABOUT

給所有來自過去與未來的人,

這個故事得由過去說起,在2006-2009年之間,以Bbrother為代號,我在台北市街頭進行了四年的塗鴉行動,這個網誌的主要功用,主要作為那時歲月的記錄,關於Bbrother,如有興趣可以看維基百科之解釋:
Bbrother(1982年-),本名張碩尹,是台灣的塗鴉藝術家。Bbrother的號稱,取自歐威爾小說《一九八四》中的「老大哥」(Big Brother)。自2005年開始塗鴉,Bbrother充滿政治意識的模板大量出現在台北街頭,內容從反全球化、反威權、反戰到聲援楊儒門、挺樂生等。並數度為媒體焦點與話題人物。其早期以模板為主,黑白的創作方式…(不過維基這種東西,真的是看看就好)

關於當時的大部分作品,請見此連結:

Bbrother 2005、Bbrother 2006-2008、Bbrother 2008-2012

與 相關報紙資料剪貼集

在那四年短暫卻又混亂的時期,同時間也陸陸續續與參與與主辦了數個活動:

1. 垃圾展:大學最後一年主要學科被刷掉之後的自辦畢業展,又稱「廣告系落選展」(2005).
2. 上山打游擊:在政大的塗鴉行動,與之後所謂的「塗鴉爭議」(2005).
3. 廢墟佔領:在台北市愛國西路上,曾由一群大學生共同佔領了舊台鐵宿舍,並在其中嘗試舉辦影展、展覽、與創立工作室(2006-2007),現為二十四小時自助停車場.
4. 以物易物市集:在以台北市公館為中心,曾舉辦四次以物易物市集,市集內禁用金錢,並且可由勞務交換物品.

最後,這個故事以未來結束,基於人生作為流水般不斷推進、變幻之關係,本網站與本人已不再使用Bbrother發表新作品.

如有興趣的話,查看新作可至www.tingtongchang.co.uk

張碩尹

site

www.tingtongchang.co.uk twitter: tingtongchang

EMAIL

m.guerilla@gmail.com

stuff I made on the street

prints

Twitter: @tingtongchang

October 2017
M T W T F S S
« Jan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Archives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Join 31 other followers

計數器

  • 218,986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