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塗鴉系列' Category

05
Jan
15

活在牆上,紀錄片

香 港 電 台 電 視 節 目 《 活 在 牆 上 》,關文軒導,2013

走 在 城 市 的 街 頭 角 落 , 塗 鴉 有 沒 有 引 起 過 你 的 注 意 ? 它 是 有 破 壞 沒 建 設 的 鬼 畫 符 ? 還 是 吶 喊 自 由 的 藝 術 創 作 ?

長 久 以 來 , 談 到 我 城 的 塗 鴉 , 可 能 只 有 「 九 龍 皇 帝 」 曾 灶 財 宣 示 「 主 權 」 的 墨 寶 是 我 們 說 得 出 口 的 例 子 。 但 在 2011 年 4 月 之 後 , 事 情 就 有 點 不 一 樣 。

台 灣 Bbrother 是 藝 術 還 是 犯 罪 ?

Bbrother 在 台 灣 政 治 大 學 念 到 最 後 一 年 的 時 候 , 對 前 途 的 各 種 迷 惘 鼓 動 他 做 盡 輕 狂 反 叛 之 事 — — 佔 領 廢 墟 過 集 體 生 活 , 把 不 被 學 校 選 中 的 學 生 作 品 自 行 於 校 內 廣 場 展 出 , 甚 至 斗 膽 向 蔣 介 石 的 巨 大 銅 像 打 起 整 個 蓋 掉 的 主 意 — — 當 然 絕 對 少 不 了 的 是 塗 鴉 , 聯 黨 結 隊 組 了 一 個 「 上 山 打 遊 擊 」 , 以 極 盡 尖 酸 諷 刺 的 手 筆 , 塗 遍 政 大 每 個 角 落 , 向 一 切 看 不 過 眼 的 社 會 風 氣 與 權 威 開 火 。 事 件 引 發 全 校 師 生 熱 議 , 在 被 校 方 嚴 令 禁 制 之 後 , 更 把 塗 鴉 擴 展 到 台 北 市 內 , 誓 要 同 學 出 了 校 門 也 得 看 見 他 的 塗 鴉 !

因 為 一 些 可 能 只 是 很 個 人 的 反 叛 , Bbrother 的 塗 鴉 遍 及 台 北 市 , 也 讓 他 捲 入 更 大 的 爭 議 當 中 。 與 「 塗 鴉 少 女 」 的 處 境 一 樣 , 社 會 總 是 喜 歡 給 人 分 派 角 色 。 戴 上 社 會 文 化 政 治 的 大 帽 子 , 當 時 的 Bbrother 不 禁 發 現 , 為 了 在 塗 鴉 是 破 壞 還 是 藝 術 的 爭 議 中 正 當 化 自 己 的 行 為 , 不 禁 扮 演 起 一 個 為 社 會 發 聲 的 反 叛 者 角 色 。 這 種 來 自 社 會 , 對 塗 鴉 理 所 當 然 的 期 許 , 並 不 是 Bbrother 撫 心 自 問 下 希 望 扮 演 的 人 。

這 一 種 局 限 讓 他 毅 然 放 下 噴 罐 , 甚 至 離 開 台 灣 。 現 在 的 Bbrother 旅 居 倫 敦 , 過 艱 難 的 藝 術 家 生 活 。 雖 然 不 再 塗 鴉 , 卻 仍 然 以 街 頭 隨 處 可 見 的 東 西 進 行 種 種 搞 怪 的 藝 術 創 作 。 他 覺 得 現 在 的 作 品 正 是 對 過 去 塗 鴉 歲 月 的 重 新 思 考 — — 塗 鴉 是 藝 術 還 是 犯 罪 ? 這 個 Bbrother 過 去 一 直 面 對 的 爭 議 , 其 實 就 是 社 會 怎 麼 看 待 塗 鴉 的 價 值 。 但 誰 有 權 去 決 定 一 件 東 西 有 用 或 者 沒 用 呢 ? 社 會 評 判 一 件 事 物 的 標 準 , 潛 藏 既 定 的 權 力 關 係 , 當 我 們 反 思 過 這 些 權 力 關 係 之 後 , 我 們 便 能 從 塗 鴉 是 藝 術 抑 或 破 壞 的 二 分 法 之 中 解 放 吧 ?

塗 鴉 者 把 城 市 當 成 自 己 的 畫 布 , 率 性 在 大 街 小 巷 揮 灑 自 己 的 手 筆 。 他 們 對 私 產 或 景 觀 的 破 壞 , 有 時 的 確 證 據 確 鑿 ; 但 不 論 好 醜 , 刻 在 牆 上 的 就 是 一 股 凝 聚 了 甘 冒 風 險 的 行 動 力 量 , 這 些 力 量 附 帶 可 能 性 , 但 這 究 竟 是 一 個 怎 樣 的 可 能 ? 首 先 放 下 約 定 俗 成 的 二 元 討 論 , 在 下 次 走 在 街 上 的 時 候 放 慢 腳 步 , 看 看 你 遭 遇 到 的 塗 鴉 — — 問 題 並 不 一 定 需 要 答 案 , 更 重 要 的 可 能 是 想 像 。

香 港 電 台 電 視 節 目 《 活 在 牆 上 》 , 透 過 各 國 不 同 的 塗 鴉 藝 術 家 述 說 自 己 的 塗 鴉 故 事 , 追 本 溯 源 , 一 窺 這 門 非 法 、 地 下 、 小 眾 的 玩 意 , 到 底 是 如 何 攀 上 文 化 殿 堂 。 節 目 於 12 月 3 日 至 12 月 31 日 , 逢 周 二 晚 上 7 時 , 在 亞 視 本 港 台 播 映 ; 港 台 網 站 tv.rthk.hk 同 步 直 播 及 提 供 重 溫 。

24
Dec
14

Bbrother 2005, 上山打游擊

01-A- (11) Continue reading ‘Bbrother 2005, 上山打游擊’

23
Dec
14

Bbrother 2006 – 2008

01-B- (2)

Continue reading ‘Bbrother 2006 – 2008’

08
Nov
08

偽裝系列2008

 

自然界中每種生命體因不同的需要,

而發展出各自的生存方式,此種生存方式關係到生命的延續,從捕獵、覓食、交配、到逃避掠食者等等。

生存方式關係到如何與環境共存,利用環境製造取得生活資源。

生存方式,有如使用鮮艷的顏色標示有毒性、如發展攻擊性的尖牙與四肢、更大更寬的羽毛以吸引異性等。

而枯葉蝶,獨特地使用模仿的技巧,精巧得隱密於自然背景之中。藉此躲過敵人的侵襲。

塗鴉生存於都市環境中,以與枯葉蝶截然不同的方式存在。藉絢爛的顏色與張狂的哲學以表彰個人。因此,塗鴉是都市生態界中最容易捕食的初階性生物。

這系列作品探討的是模仿作為生存方式的塗鴉可能性,

以模仿周遭環境、材質、顏色的方式來達成生命的延續。

(洞模仿,信義區華納威秀天橋,2006)

(插座模仿,國立師範大學,2007)

( 公共試聽機,誠品音樂,2008)

08
Nov
08

這是一場生存之戰2006

 

有一陣子常去參加遊行,

在隊伍中頭上綁著布條通常都從中正紀念堂出發、

 

絕大多數會在凱達格蘭大道轉彎、幾乎不可免地一定會唱國際歌。幾次遊行中,又以參加樂生的活動為多。

雖然不能說真正參與其中,不過這已是我參與最多次的活動了,也大概對事情前後有個了解。

也因為「了解」的關係,常在凌晨三點接到「緊急動員」的電話。

這時你得要在睡意與個人道德使命當中做痛苦的決擇。

也會有被問到:「等等警察要動作了,你要不要去前面作人牆?」的情況。

當被這樣問時,總感覺莫名奇妙的扭捏不安。

 

 

 

我想我永遠也無法習慣這樣的行為模式,組織、動員、然後衝入警察盾牌當中被戲劇化地抬走。大概因為加入不深也不夠淺的關係吧,所以我總是感受道德的兩難。

 

所以絕大部份我在做的事情是,拍攝。

 

拍攝樂生的院民、拍攝學生、拍攝警察,將他們製作成模板。

 

 

 

這裡要講的是,空間具有權力關係。

樂生院民於半世紀前被迫搬遷至療養院,因為政府與公眾對於麻瘋病的恐懼與無知;在二十一世紀的今日,相同的人又因捷運新莊線而被迫搬遷,因政治經濟的利益再度成為被犧牲的少數。

 

空間在轉換過程當中具有權力關係,而且在這裡指的不是所有權狀或是地契的問題。

 

有權力者執行並制定空間。無權力者接納並服從於空間中被制定的遊戲規則。

 

相對於中正紀念堂(現稱自由廣場)等大型建物反應的是國家權力的表象化,山腳以被挖去的樂生院則是國家權力的反向例證。

 

 

 

 

 

在樂生面臨生死存亡之際,空間反映的,是鬥爭的最後屍骸、生存之戰的最後結果。

 

 

塗鴉,則是在空間當中再現這種權力拉距,基本上,塗鴉本身也是一種權力拉距。

 

 

 

 

 

不過,我仍要說,真正的英雄,是那些真正長期參與在內的行動者們,我在裡面看到一群人以絕大的奉獻與勇氣將生命投入在一場運動之中,而任何言語都是無法抹滅這點的;而塗鴉,只是一種記錄、呈現罷了。

 

 

08
Nov
08

親朋好友系列2006

上山打游擊之後,

我開始了的第一個塗鴉系列;

 

內容很簡單,就是由拍攝一系列身邊好友的照片開始,再將他們轉換成模板。

 

 

整件事情的開端,大概關於,

有一陣子身邊的人很愛講「圈圈」這種東西,搖滾圈、小文化圈、塗鴉掛、東區掛,然後會有人跟你說,哦,你們那掛有誰誰誰、那掛做了什麼事、那一掛很爛,之類的話。

 

 

久了以後,突然發現自己也被歸屬在「某一掛」裡面;

 

在其中,彼此像連體嬰一樣有某塊地方連結在一起,變得無法區分。

 

所謂圈圈,大概就是一個生存網絡吧。

 

 

網絡這種東西,是一種空間,我們活在錯縱複雜的聯繫深處。

 

 

所以我想,「把自己的朋友噴在街上」這件事情,就像在展現一種自我網絡,一個自己所處的樣態。

 

 

 

首先,我打給了參與廢墟的Pintti,跟她說了這個計劃以後,

她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於是我們兩人跑到一間國小裡面拍照;

 

一開始時想當然地陷入尷尬的對峙狀態,

她不知道我要什麼,我也不知道我要什麼,兩個人僵硬地隔著相機相望;

 

後來,我讓她隨意做自己想要的姿勢,

她決定將自己的臉蒙起來,

只露出一張嘴巴,

大概是看不到東西對她來說比較輕鬆吧,

接下來我拍了幾張覺得不錯的照片;

 

 

 

之後,

我又約了大骨、阿泰、還有很多其他的朋友,

各自在不同的地方完成;

 

在整個過程中,一直都是以雙向的方式進行的,

 

我的朋友們在相機前擺著姿勢,

他們決定希望展現的樣子,

而我則以雕刻刀與噴漆來重新呈現;

對兩者來說,都像是一種新的實驗,

比較像是協力完成了一幅作品,而且,在這其中我們玩得挺開心的。

 

 

 

 

 

當我做好模板噴在街上之後發生的事情,包括了,羅B打來給我說:「喂!醜死了。」

阿布魯說:「酷喔。」

大骨則根本沒認出牆上的人是他。

這就是把朋友畫在牆上的結果啊

 




ABOUT

給所有來自過去與未來的人,

這個故事得由過去說起,在2006-2009年之間,以Bbrother為代號,我在台北市街頭進行了四年的塗鴉行動,這個網誌的主要功用,主要作為那時歲月的記錄,關於Bbrother,如有興趣可以看維基百科之解釋:
Bbrother(1982年-),本名張碩尹,是台灣的塗鴉藝術家。Bbrother的號稱,取自歐威爾小說《一九八四》中的「老大哥」(Big Brother)。自2005年開始塗鴉,Bbrother充滿政治意識的模板大量出現在台北街頭,內容從反全球化、反威權、反戰到聲援楊儒門、挺樂生等。並數度為媒體焦點與話題人物。其早期以模板為主,黑白的創作方式…(不過維基這種東西,真的是看看就好)

關於當時的大部分作品,請見此連結:

Bbrother 2005、Bbrother 2006-2008、Bbrother 2008-2012

與 相關報紙資料剪貼集

在那四年短暫卻又混亂的時期,同時間也陸陸續續與參與與主辦了數個活動:

1. 垃圾展:大學最後一年主要學科被刷掉之後的自辦畢業展,又稱「廣告系落選展」(2005).
2. 上山打游擊:在政大的塗鴉行動,與之後所謂的「塗鴉爭議」(2005).
3. 廢墟佔領:在台北市愛國西路上,曾由一群大學生共同佔領了舊台鐵宿舍,並在其中嘗試舉辦影展、展覽、與創立工作室(2006-2007),現為二十四小時自助停車場.
4. 以物易物市集:在以台北市公館為中心,曾舉辦四次以物易物市集,市集內禁用金錢,並且可由勞務交換物品.

最後,這個故事以未來結束,基於人生作為流水般不斷推進、變幻之關係,本網站與本人已不再使用Bbrother發表新作品.

如有興趣的話,查看新作可至www.tingtongchang.co.uk

張碩尹

site

www.tingtongchang.co.uk twitter: tingtongchang

EMAIL

m.guerilla@gmail.com

stuff I made on the street

DSCI0019 拷貝

DSCI0006 拷貝

01-D- (2)

01-C-A- (11)

DSC00098

DSCI0021

More Photos

prints

Twitter: @tingtongchang

June 2017
M T W T F S S
« Jan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Archives

Top Posts & Pages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Join 31 other followers

計數器

  • 217,383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