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上山打游擊' Category

05
Jan
15

活在牆上,紀錄片

香 港 電 台 電 視 節 目 《 活 在 牆 上 》,關文軒導,2013

走 在 城 市 的 街 頭 角 落 , 塗 鴉 有 沒 有 引 起 過 你 的 注 意 ? 它 是 有 破 壞 沒 建 設 的 鬼 畫 符 ? 還 是 吶 喊 自 由 的 藝 術 創 作 ?

長 久 以 來 , 談 到 我 城 的 塗 鴉 , 可 能 只 有 「 九 龍 皇 帝 」 曾 灶 財 宣 示 「 主 權 」 的 墨 寶 是 我 們 說 得 出 口 的 例 子 。 但 在 2011 年 4 月 之 後 , 事 情 就 有 點 不 一 樣 。

台 灣 Bbrother 是 藝 術 還 是 犯 罪 ?

Bbrother 在 台 灣 政 治 大 學 念 到 最 後 一 年 的 時 候 , 對 前 途 的 各 種 迷 惘 鼓 動 他 做 盡 輕 狂 反 叛 之 事 — — 佔 領 廢 墟 過 集 體 生 活 , 把 不 被 學 校 選 中 的 學 生 作 品 自 行 於 校 內 廣 場 展 出 , 甚 至 斗 膽 向 蔣 介 石 的 巨 大 銅 像 打 起 整 個 蓋 掉 的 主 意 — — 當 然 絕 對 少 不 了 的 是 塗 鴉 , 聯 黨 結 隊 組 了 一 個 「 上 山 打 遊 擊 」 , 以 極 盡 尖 酸 諷 刺 的 手 筆 , 塗 遍 政 大 每 個 角 落 , 向 一 切 看 不 過 眼 的 社 會 風 氣 與 權 威 開 火 。 事 件 引 發 全 校 師 生 熱 議 , 在 被 校 方 嚴 令 禁 制 之 後 , 更 把 塗 鴉 擴 展 到 台 北 市 內 , 誓 要 同 學 出 了 校 門 也 得 看 見 他 的 塗 鴉 !

因 為 一 些 可 能 只 是 很 個 人 的 反 叛 , Bbrother 的 塗 鴉 遍 及 台 北 市 , 也 讓 他 捲 入 更 大 的 爭 議 當 中 。 與 「 塗 鴉 少 女 」 的 處 境 一 樣 , 社 會 總 是 喜 歡 給 人 分 派 角 色 。 戴 上 社 會 文 化 政 治 的 大 帽 子 , 當 時 的 Bbrother 不 禁 發 現 , 為 了 在 塗 鴉 是 破 壞 還 是 藝 術 的 爭 議 中 正 當 化 自 己 的 行 為 , 不 禁 扮 演 起 一 個 為 社 會 發 聲 的 反 叛 者 角 色 。 這 種 來 自 社 會 , 對 塗 鴉 理 所 當 然 的 期 許 , 並 不 是 Bbrother 撫 心 自 問 下 希 望 扮 演 的 人 。

這 一 種 局 限 讓 他 毅 然 放 下 噴 罐 , 甚 至 離 開 台 灣 。 現 在 的 Bbrother 旅 居 倫 敦 , 過 艱 難 的 藝 術 家 生 活 。 雖 然 不 再 塗 鴉 , 卻 仍 然 以 街 頭 隨 處 可 見 的 東 西 進 行 種 種 搞 怪 的 藝 術 創 作 。 他 覺 得 現 在 的 作 品 正 是 對 過 去 塗 鴉 歲 月 的 重 新 思 考 — — 塗 鴉 是 藝 術 還 是 犯 罪 ? 這 個 Bbrother 過 去 一 直 面 對 的 爭 議 , 其 實 就 是 社 會 怎 麼 看 待 塗 鴉 的 價 值 。 但 誰 有 權 去 決 定 一 件 東 西 有 用 或 者 沒 用 呢 ? 社 會 評 判 一 件 事 物 的 標 準 , 潛 藏 既 定 的 權 力 關 係 , 當 我 們 反 思 過 這 些 權 力 關 係 之 後 , 我 們 便 能 從 塗 鴉 是 藝 術 抑 或 破 壞 的 二 分 法 之 中 解 放 吧 ?

塗 鴉 者 把 城 市 當 成 自 己 的 畫 布 , 率 性 在 大 街 小 巷 揮 灑 自 己 的 手 筆 。 他 們 對 私 產 或 景 觀 的 破 壞 , 有 時 的 確 證 據 確 鑿 ; 但 不 論 好 醜 , 刻 在 牆 上 的 就 是 一 股 凝 聚 了 甘 冒 風 險 的 行 動 力 量 , 這 些 力 量 附 帶 可 能 性 , 但 這 究 竟 是 一 個 怎 樣 的 可 能 ? 首 先 放 下 約 定 俗 成 的 二 元 討 論 , 在 下 次 走 在 街 上 的 時 候 放 慢 腳 步 , 看 看 你 遭 遇 到 的 塗 鴉 — — 問 題 並 不 一 定 需 要 答 案 , 更 重 要 的 可 能 是 想 像 。

香 港 電 台 電 視 節 目 《 活 在 牆 上 》 , 透 過 各 國 不 同 的 塗 鴉 藝 術 家 述 說 自 己 的 塗 鴉 故 事 , 追 本 溯 源 , 一 窺 這 門 非 法 、 地 下 、 小 眾 的 玩 意 , 到 底 是 如 何 攀 上 文 化 殿 堂 。 節 目 於 12 月 3 日 至 12 月 31 日 , 逢 周 二 晚 上 7 時 , 在 亞 視 本 港 台 播 映 ; 港 台 網 站 tv.rthk.hk 同 步 直 播 及 提 供 重 溫 。

Advertisements
24
Dec
14

Bbrother 2005, 上山打游擊

01-A- (11) Continue reading ‘Bbrother 2005, 上山打游擊’

18
Oct
06

商業塗鴉才合法?華山園區法辦塗鴉創作

2006/10/18 苦勞報導

大力推崇塗鴉精神的屋主,並且還對自己房子外牆的塗鴉自豪無比,當有人繼續在外牆塗鴉創作,屋主應該歡迎都來不及吧。

這你就錯了,由於華山文化園區將在10月底舉辦商業化的塗鴉藝術展,9月底,八名塗鴉青年,為了凸顯華山園區的荒謬,潛入進行塗鴉創作,文建會居然祭出《文化資產保存法》,準備對這幾名塗鴉青年以破壞古蹟的罪名起訴,如果罪名成立,最重將被處以五年徒刑。已被警方約談的BBrother已經在網路上發起連署,抗議文建會對商業化、圈定化的塗鴉大力擁抱,卻法辦真正的塗鴉行動。

華山園區原址是台北酒廠,在停產閒置10年後,由各領域的藝文界人士推動經營的一個多元發展的藝文展演空間。在閒置期間,許多邊緣的藝術家,就潛入廠區留下大批的塗鴉作品,在華山園區的保存過程中,這些塗鴉也被視為重要的文化創作,並成為華山園區自我宣傳的賣點之一。

BBrother表示,近幾年來,塗鴉成為許多國際大品牌的文化賣點,包裝次文化商品的工具,而在今年10月24日、25日,華山園區居然也舉辦由國際品牌主辦的「Royal
Elestic國際塗鴉大展」。BBrother說,為了凸顯塗鴉應有的反抗、反諷的精神,八名塗鴉創作者,選擇在9月23日潛入華山特區,在各棟建築物進行創作。

華山文化園區表示,9月23日就發現了塗鴉者的「破壞」,並立即報警處理。文建會表示,在塗鴉者噴漆的幾個地方中,市定古蹟「烏梅酒廠」、歷史建築「四連棟」因違反了《文資法》,塗鴉者將面臨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2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罰金。

不過面對華山本身就有塗鴉文化,文建會表示,按照《文資法》,華山烏梅酒廠經過審議委員會核定為古蹟,狀態就被固定,有任何的更動,也必須經過審議委員會的通過,否則就是違法。文建會並指出,「國際塗鴉大展」經過合法申請,並在指定的地點展演,當然沒有破壞古蹟的問題。

華山文化園區表示,塗鴉是塗鴉,古蹟是古蹟,破壞古蹟就要送法辦,這中間沒有任何的討論空間。

BBrother認為,文建會及華山園區根本就在圈限、扭曲塗鴉精神,並將塗鴉商業化、官僚化,將塗鴉所代表的次文化,分贓給商業品牌及官僚體制,並成為他們的禁臠。BBrother說,華山園區必須瞭解,就是因為自己標榜塗鴉卻又戕害塗鴉精神,才會遭致塗鴉創作者的挑戰,而有新生的塗鴉,才又是符合華山之所以能被設定古蹟的精神及緣由。

由於目前全案已經進入到司法程序,文建會表示,將尊重檢警的調查,而且按照《文資法》不能撤告及庭外和解。另外據法界人士表示,由於華山園區的古蹟包括塗鴉創作,繼續塗鴉算不算破壞古蹟,仍有討論空間。

文建會不容轉圜的「依法行政」,已經引起各界的不滿,除了網路上罵聲連連之外,BBrother表示,連署人數已經超過200人,裡面包括許多藝術界的老師。BBrother說,如果文建會仍然不妥協、不反省,將在「國際塗鴉大展」時,將連署書帶至現場,串連被華山園區邀請來的國際塗鴉創作者一起連署。

延伸閱讀:

BBrother部落格

被分贓的次文化/我們的聲明
□塗鴉反分贓(部落格連署連結)

2006/10/16 關鍵不在該不該塗鴉
聯合晚報社論

2006/10/16 塗鴉
藝術?犯罪? 聯合報

2006/10/16 華山塗鴉
兩套標準? 聯合報

31
Dec
05

上山打游擊影片

那時我還和大骨弄了一支上山打游擊的紀錄片,youtube上的是片頭

16
Dec
05

游擊打到誰?

上山打游擊的尾聲,政大傳播學院辦了連續三場的座談會,在可以容納幾百人的傳院劇場舉行;關於傳院劇場,我有個不太好的回憶,在大一那年,一堂怎麼閃也閃不掉的必修課,期末必須演一場戲,在同樣的劇場舉行,現場擠滿了大學生、親友團、研究生與校方請來的所謂劇場專業人士,黑暗的燈光中有幾百雙刻薄的眼睛盯著你瞧,而我,趕鴨子上架之下扮演一個徘徊在生死之間的幽靈,其中充滿了各種對於生死的內心戲,喔,幹,聽就知道很糟,為什麼我要答應?(其實我不答應也不行) Continue reading ‘游擊打到誰?’

20
Nov
05

游擊隊與三種人

罵也罵了、吵也吵了、該臭的也臭了,來對「上山打游擊」目前為止引起的反應做個小結吧。
目前為止,反對「游擊」的人大概可以歸為三類:

1.純粹對「塗鴉」不爽,其餘完全不在意;

2.對塗鴉不爽,同時不承認「游擊」有任何反抗意義;

3.對塗鴉不爽,但其實瞭解背後反抗的意義。 Continue reading ‘游擊隊與三種人’

16
Nov
05

全民公敵

爆點,以一種我們意想不到的方式發生。

我們成了校園的風雲人物,但是是壞的那面。

我跟大骨坐在建築事務所裡面、一份我拉他進來的工作,內容是幫建築師弄一些動畫跟影片,好處是你有很多在空無一人辦公室的時間,你可以盡情的用免費的油墨印自己的模板,一切只要在老闆回來之前恢復原狀就可,不過壞處是至今我跟大骨仍沒有拿到薪水,所以算下來我們還是虧大了。

事情的經過是,某個憤怒的學生在校園BBS上痛罵誰在到處塗鴉,之後,第二個人接著回應,是啊,討厭死了,第三個回應,真是一群混蛋,第四個、第五個、第六個,像是滾雪球一樣,當一連串討論佔據BBS整個版面時,就會成為一個事件,成為一個事件,就會有更多人上線,加入討論,接下來,記者就會來報導,然後雪球加速,往某個不知名的方向奔去,你成了名人,你有名、到學校的工友早上發現你的首級掛在校門口。 Continue reading ‘全民公敵’




ABOUT

給所有來自過去與未來的人,

這個故事得由過去說起,在2006-2009年之間,以Bbrother為代號,我在台北市街頭進行了四年的塗鴉行動,這個網誌的主要功用,主要作為那時歲月的記錄,關於Bbrother,如有興趣可以看維基百科之解釋:
Bbrother(1982年-),本名張碩尹,是台灣的塗鴉藝術家。Bbrother的號稱,取自歐威爾小說《一九八四》中的「老大哥」(Big Brother)。自2005年開始塗鴉,Bbrother充滿政治意識的模板大量出現在台北街頭,內容從反全球化、反威權、反戰到聲援楊儒門、挺樂生等。並數度為媒體焦點與話題人物。其早期以模板為主,黑白的創作方式…(不過維基這種東西,真的是看看就好)

關於當時的大部分作品,請見此連結:

Bbrother 2005、Bbrother 2006-2008、Bbrother 2008-2012

與 相關報紙資料剪貼集

在那四年短暫卻又混亂的時期,同時間也陸陸續續與參與與主辦了數個活動:

1. 垃圾展:大學最後一年主要學科被刷掉之後的自辦畢業展,又稱「廣告系落選展」(2005).
2. 上山打游擊:在政大的塗鴉行動,與之後所謂的「塗鴉爭議」(2005).
3. 廢墟佔領:在台北市愛國西路上,曾由一群大學生共同佔領了舊台鐵宿舍,並在其中嘗試舉辦影展、展覽、與創立工作室(2006-2007),現為二十四小時自助停車場.
4. 以物易物市集:在以台北市公館為中心,曾舉辦四次以物易物市集,市集內禁用金錢,並且可由勞務交換物品.

最後,這個故事以未來結束,基於人生作為流水般不斷推進、變幻之關係,本網站與本人已不再使用Bbrother發表新作品.

如有興趣的話,查看新作可至www.tingtongchang.co.uk

張碩尹

site

www.tingtongchang.co.uk twitter: tingtongchang

EMAIL

m.guerilla@gmail.com

stuff I made on the street

prints

Twitter: @tingtongchang

October 2017
M T W T F S S
« Jan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Archives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Join 31 other followers

計數器

  • 218,986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