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朋狗友

一切是成衣店的錯

那天在師大路成衣店裡遇到她,
起因是我看著身上破舊的T SHIRT於是我想這是買新衣服的好時機:顯然不是。
在我進去時,她正在試穿她的新衣服,在鏡子前兩個人都帶著一臉驚奇。
「嘿,你怎麼在這?」
「嘿,你怎麼在這?」

「所以…你最近好嗎?」
「你勒?」
出於某種原因,我只能愚蠢的把她的問句再改成問句。

你永遠不知道該怎麼跟曾經有過關係的人談話,因為關係總是過度複雜,
總是會將談話引伸到原本不該有的東西上面,而人總是在引申含意中受傷。

 

我佩服那些分手後還能若無其事逛成衣店的人,不是他們缺乏想像力,就是他們真的很缺衣服。
「你最近在做些什麼?」
「一樣。」
「你勒?」
「老樣子。」
我發覺她正在捲著自己的瀏海,我以前從來沒有發覺這種小動作。
這算是賣弄風情嗎?或許是,大概,或不是,我不在意。
「你覺得我這件上衣好看嗎?還是這件?我覺得看起來有點胖。」
她在我眼前轉了一圈,其實,她要轉十圈我也不在意。
「大概。」
「什麼是大概?」
「大概好看。」也大概不好看,我不在意。
我想不論我說什麼,你都會買不是嗎?
這些話有回憶舊時光的味道。
 
我可以猜到以後會發生的事情,我是說以前,看完毛衣以後會找個地方坐坐,
然後再找個地方坐坐,之類。

這一切不過是SOP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大概是這樣。
毛衣可以帶你去許多地方,不是嗎?
 
「我去試穿一下,你等等。」
於是她進了隔間,這句話也有回憶舊時光的味道。
但回憶終究是回憶,當初「你等等」之外還有很多其他,你等的並不只是試衣服這件事,而現在,「你等等」就意味著「你等等」。

而我為什麼要「等等」?

在幾秒鐘之後我轉身開溜,在師大路上出於焦慮而奔跑著。
我大概可以想像,她穿著新衣服一臉錯愕的表情,
這時的我笑到有點岔氣,但現在不是笑的時候了。

廣告
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