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今藝術連載

事物的結尾與開端

13

(Animatronic Baby, Ink and water colour on paper, 70 x 50 cm, 2015)

我是一個凡事喜好計畫的人,我的人生由鉅細彌遺的時程規劃表、代辦項目、與備忘錄組成.我相信,只要透過縝密的計算,所有人生的可能性,均能以數個精簡的方程式表達;而所謂的命運與機緣,不過是有限可能概率下的百分比.然而,人生充滿了諷刺,不論以多少個演算法推算,卻也永遠求不出此時此刻的當下:其發生的機率,已超越了小數點後千萬位的數字盡頭.

繼續閱讀

廣告
標準
文章今藝術連載

平凡無奇的房間

12

(A Very Ordinary Room, acrylic, water colour and ink on paper, 50x70cm, 2017)

假使我是個失去記憶的人,正在一步一步的尋回人生的每一刻回憶,那麼一切便將回歸到那個最原初的起始點,一個平凡無奇的房間.

關於這個房間,實際上沒有太多能夠形容的.平凡無奇的房間有著灰濛濛如同悲傷大海般的水泥地板、平板冰冷的雪白牆面、與映照在頭上的那一道道人工的、稍顯神經質的冷白日光燈.此平凡無奇的房間,如同自來水般了然無趣;其之存在介於夢境的邊界,真實與虛構之間.

繼續閱讀

標準
文章今藝術連載

一封直子寄來的信

11

( A Kusama Nightmare, ink on paper, 2016, 70 x 50 cm , 2017)

那是一封直子寄來的信.我用拆信刀小心地切開散發著薰衣草香味的紙袋,取出裡夾著的厚重信紙,紙張上整齊排開的淺藍色字跡透露著些許的悲哀。我想起自己在過去人生旅途中失卻的許多東西—蹉跎的歲月,死去或離去的人,無可追回的懊悔.

繼續閱讀

標準
文章今藝術連載

今天是安西亞的大日子

10

(Why It’s Her Not Me? Acrylic, water colour and ink on paper, 70x55cm, 2016)

今天是安西亞.漢密爾頓(Anthea Hamilton)的大日子.那個晚上的她衣著光鮮、頭上那圈濃密的捲髮上滿是亮片,銀色亮皮的高跟鞋在泰德英國美術館的石階上閃耀著,平滑的大理石地板上、阿尼什·卡普爾( Anish Kapoor )的柱狀雕塑在粉彩投射燈下呈現浮華的誘人色彩,在鑲著金邊的「少女瑪莉亞」(The Girlhood of Mary Virgin)些許淫穢的笑容下、漢密爾頓在群眾的簇擁下走進會場,身邊打著黑領結的侍者,用滿是挑透的細語獻上銀盤中的馬丁尼加冰塊.

繼續閱讀

標準
文章今藝術連載

空氣中散佈著一股甜膩的精油氣味

09

(A.I.R., water colour and ink on paper, 70x50cm, 2016)

空氣中散佈著一股甜膩的精油氣味,聞起來像是燃燒小動物屍體的騷臭味,當肺泡中塞滿了如此的物質,腦門便受不斷抽慉的嗅覺神經刺激,在口腔內創造一陣又一陣不自覺地嘔吐衝動.雀爾喜說這是岩薔薇香,能夠幫助被意外事件驚嚇而驚惶的人.

這是晚餐時間,我坐在一間沒有窗戶、被水泥牆環繞如碉堡般的白色大廳當中,頭上的日光燈在每個人的臉上投下些許病態的藍色光影.眼前是一張長桌、上面陣列著盤子、刀叉、杯瓶與各式餐具,面前是一張餐盤,中央是坨在燈光下散發著詭譎光澤的糊狀物,幾個氣泡艱難地突破了堅硬的表層、透露出半個邪惡的微笑.

繼續閱讀

標準
文章今藝術連載

那是上週的事情

08

(Goldsmiths Life, ink and water colour on paper, 50 x 70cm)

原刊載於今藝術雜誌

那是上週的事情,一向行跡神秘的費歐娜出現在校園當中.

「好嗎,費歐娜?」路過的朋友頗是友好地打著招呼.

「好.」她以一如同往常的簡略短句回答,並舉了舉背上的那把淺藍色不鏽鋼土鏟.

費歐娜踏進爬滿長春藤的主校舍,鋪著黑白磁磚的走廊將她帶到滿是爛泥的足球場.她穿過成群結隊的大學新鮮人、做著操準備晨練的足球隊、與幾個啜飲著美式咖啡滿的研究生.

人群中冒出幾句友善的招呼聲:「好嗎,費歐娜?」

「好.」她以一如同往常的簡略短句回答,在背後搖晃著的是那把淺藍色的不鏽鋼土鏟.

在校園邊境的小土丘上,費歐娜揮舞那把淺藍色不鏽鋼土鏟往地面突刺,破碎的落葉、輾碎的蚯蚓、陳年的塑膠瓶蓋漫天飛舞,空氣中滿是濕黏的土壤氣味.

繼續閱讀

標準
今藝術連載

這是一個燈火通明、閃耀奪目的世界

07

(London Colosseum, ink on canvas, documentation of performance, dimension variable, 2016)

原刊載於今藝術雜誌

我張開眼,環顧四周看著所身處的之地.那是一個六方型牢籠.其中是被六片牆壁所包夾僅僅六平方公尺寬、足以讓一人躺臥的平面,上面有一張白色的桌子、與白色的椅子.牢籠上方是六道白色強力投射燈,在其照耀下,監牢中的每個角落均閃耀著刺人眼睛的白色光芒.這是一個燈火通明、閃耀奪目的世界,在其中發生了許多事情,卻也同時也什麼都沒發生.

繼續閱讀

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