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陸戰隊 終生陸戰隊

關於(離)退伍第35天:蝴蝶

這幾天,我花了很多的時間在回想,
關於過去,關於現在,或一切與時間有關的事情,
你記得你去年的此時此刻正在作些什麼嗎?
你記得你前年此時此刻正在做什麼嗎?或是大前年,或是大大前年,
其實誰他媽的會記得,不過我有許多的時間,所以我不急。

通常,腦海中只能浮現一些大概的印象,
一些模糊的人影,一些假設性的問題,
這時你就得用邏輯去推論,
如果去年我不在網咖,我便在去網咖的路上,
去年我不在吃飯,就在等待吃飯的途中,等等之類,

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絕對不會在做什麼有建設性的事情。

不知道你會不會有相同的感覺,
關於在淋浴間內有撒尿的衝動,在熱水快速流過腹部時,
你會不會也跟自己說:「喔,不會有人知道的。」
你會將老二對準排水孔,還聰明的開大水量以掩蓋住聲音。
但實際上,旁邊的人永遠會知道。
我說的是,在你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時候,黃色的尿液總是快速地流向隔壁間。

如果我是你我會慶幸至少自己不是在大便。

回到那天,我表妹問我「當兵是什麼樣子?」
我說喔當兵不是一個樣子,當兵就是當兵,我表妹以為我又在瘋言瘋語,只是給我一個「喔,你又來了」的眼神,如同她一向的認定把我當作瘋狗老莫或什麼其他的人物。
其實我要說的是,當兵就是他媽的當兵,
當兵不是自助餐店,當兵不是百貨公司年終大拍賣,
當兵意味著你會遇到一堆狗屎事情,或是一點點狗屎事情(端看你本人的狗屎程度而定),
意味著自信的崩毀與重建,人類的相互折磨毀滅傾向,
當兵意味著很多,但是他就不是個樣子。

我想起在我剛調到南部時,
在各種廉價到連老鴇臉上的痣都很廉價的那種廉價旅館之間流連,
那是我第一次嫖妓,
推開門的是一個大陸人,她的名字叫做蝴蝶。
在一節四十分鐘之內,
除了正事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聊天。
我問她說:
在你從家鄉飛到這個熱得像地獄的工業城市,你是怎麼忍受的?
在你一天三餐與嗷嗷待哺的家鄉孩子們都得仰賴臉上長痣的老鴇,你是怎麼忍受的?
在你用著缺乏創意的藝名,同時還得隨身攜帶三種顏色的保險套的時候,你是怎麼忍受的?

蝴蝶說「很簡單啊  不要把自己當人看待就好」
她這樣說的時候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陳述一件事實、一個與任何情緒無關的事物。
那時候我覺得這句話很迷幻, 房間很迷幻, 蝴蝶她也很迷幻
之後我們又開始聊其他的話題
到半年後, 這句話卻常在我腦海中出現, 雖然我從來不知道它真正的意義到底是甚麼,

而我想, 那時她的意思應該是說,
在所有人都把你當一沱屎的時候,千萬不要以為自己是什麼馬蓋仙。

之後我再也沒有遇過蝴蝶。

關於退伍最後30天,我想了很多、我也什麼都沒有想。

廣告
標準
一日陸戰隊 終生陸戰隊

中華民國國軍常見字詞義解釋

解麻:<gei-ma>
<動詞> 坐著裝死貌  站著裝睡貌  指一人在休息的狀態下假裝忙碌的工作

精壯:
<形容詞>1.指一個人 一件事 一個單位吃少 睡少 操多 磨多
2.指一士兵如狗一樣地被操  指一軍官如狗主人一樣地操人

假精壯:
<形容詞>如解麻  以耐操耐磨狀裝死

賽kuei:
<名詞>大便般的工作

閃:
<動詞>形容一人在工作分派或麻煩來臨時突然消失 卻又在一切風平浪靜之時奇蹟性地出現

閃電俠:
<名詞>指一人閃躲技巧異於常人

刷:
<形容詞>’爽  生活美滿狀  吃飽飽 睡飽飽狀

唰唰唰:
<形容詞>爽爽爽貌

出包:
<動詞>出錯 出狀況  有出大包與小包之分
而大包與小包端視此人閃的程度 閃得大小與出包大小成反比

閉雕:
<名詞>布袋戲人物 引伸義為低能行為異常的人 常出包的人

天:
<形容詞>天兵 形容一個人常恍神出錯 思考邏輯詭異

煞:
<動詞>被肏翻 幹翻 翻了又一翻
<成語>:煞到懶教灰去

凹:
<動詞>做別人的工作 好讓別人早點休息

叼:
<動詞>挑缺點 雞蛋裡挑骨頭

niaou:
<動詞>原意為玩弄老二的尖端 引伸義同叼

拉正:
<動詞>原本走路歪歪斜斜 在長官面前突然直挺挺手指貼齊褲縫貌

挖洞給你跳:
<成語>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反義詞

忠誠袋:
<名詞>阿兵哥用來裝行李的袋子

忠誠龜:
<名詞>一種生長在忠誠袋的吸血蟲類 叮咬後奇癢難止

忠誠操:
<名詞>第一天到部新兵跳的操演 二十秒之內將忠誠袋中的行李掏出又放回 之連續動作

霹靂手:
<名詞>拿著槍前後搖擺的有氧運動

蛙操預備:
<名詞>一種每天早上都要跳的祈雨舞蹈

破百:
<名詞>離退伍只剩一百天

紅軍:
<名詞>離退伍只剩不到一個月而又已經沒有假可以扣的兵

頂天:
<名詞>某單位中最老的老兵

黑軍:
<名詞>有各種解釋 其中一解為"黑掉的兵"意指被盯上的兵
另一解為在紅軍之後第二個退的兵

放福利:
<專有名詞>給你原本就應該有的東西
相反來講 收福利就是把原本屬於你的東西搶走

觀念:
<名詞>屁話

不打勤不打懶…
<成語>算你倒楣啦

1985:
<專用語>找死專線

給你十秒鐘 五…..  <片語>

怪我冽?<發語詞>

我的問題嗎?<發語詞>

誇張啊!<發語詞>

閉雕阿!<發語詞>

放很大<發語詞>

閃很大<發語詞>

倒大楣了你!<發語詞>

是不是兄弟?<發語詞>

幾梯的?<發語詞>

很老了冽?<發語詞>

簽下去!<發語詞>

再慢慢來…<發語詞>

品嘗冽!<發語詞>

吃西餐冽!<發語詞>

散步冽!<發語詞>

有没有姐姐或妹妹?<發語詞>

蹲下 起立 蹲下 起立 蹲下 起立 蹲下 起立 蹲下 起立 蹲下 起立 蹲下 起立 蹲下 起立<祈使句>

趴下 上一動 趴下 上一動 趴下 上一動 趴下 上一動 趴下 上一動 趴下 上一動 趴下 上一動 趴下 上一動 <祈使句>

標準
一日陸戰隊 終生陸戰隊

您好新堀江

馬克思說過
歷史上每件事情都會發生兩次 第一次是悲劇 第二次便是鬧劇

我如此的重複地寫著

重複地坐在高雄的網咖 帶著同樣的無奈

重複的高中生玩著重複的魔獸世界

高雄火車站附近充斥著阿兵哥 帶著忠誠袋  黑色皮膚與憂鬱的表情
在街頭每個角落形成不同的集團
海陸集團 海軍集團  陸軍集團  兩棲集團等等
不同皮膚的深淺透露出各自生活的屬性:爽兵 賽兵 與超級賽亞兵等等
也透露出各自智商的損害程度:

五分鐘前在路上巧遇新訓的同班   下部隊之後不幸進入跆拳道隊
在電動玩具店  正在努力敲著太鼓達人 帶著一臉的專注

“李正達!"
“蛤"
咚咚   咚咚   咚咚

“你怎麼在這?"
“蛤"
咚咚   咚咚   咚  咚咚   嘿嘿

“你在幹麻?"
“蛤"
咚   嘿  咚咚  咚咚

“………."
“蛤"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在路上   我說道:
“ㄟ 多保重啦"

他在人群中回頭大叫著:"蛤?"
嚇壞了旁邊的高中妹妹

這是一個賽兵的故事  一段從人類退化成拍手就會動的搖擺玩偶的故事

我想到我的班長的故事:
我的班長   一天在基隆火車站前買飲料的時候
因為白目的把機車停在計程車前面而與司機發生口角
於是我班長說道:"我是海陸仔  沒在怕的啦"
而因為這句話被一大群計程車司機圍毆
其中還穿插了他緊張的打給連長請求支援  連長只拋下了:"歐 那你就多多保重了嘍""這樣可是沒辦法開轉診單歐"之類的俏皮的話
在下一秒  班長發現自己躺在火車站口  眼前有一堆路人以關懷的眼光看著他
好心的路人問著你有沒有怎樣?要不要緊?要不要叫救護車? 發生了什麼事?要不要叫警察?還可以走路嗎?這是一還是五?等等的話
我班長說道:"你們很煩ㄟ   我剛剛只是跌倒而已"

這是一個爽兵的故事
一個每天摸肚子過日子終於在火車站門口倒下的故事

我人在高雄

從我的文字裡面大概可以透露出我是個爽兵

標準
一日陸戰隊 終生陸戰隊

工作日

“我看到內褲了 真的  我發誓”
學長說著  兩眼仍貼在黑色橡皮護套上

我爬上2公尺高的飛彈基座上 冒著生命危險將偽裝網撐開
充滿鹽分的空氣中鏽鐵雨一樣灑在頭上 嘴裡有鹹鹹的金屬味
學長仍轉動著35焦距環往山下的海水浴場搜尋著:

1.帶著漁夫帽與壓克力太陽眼鏡等待40歲除了房貸之外第二人生驚喜的媽媽
2.躲在岩石邊準備被家人痛打之後負著傷在婚禮上流著羊水奉子成婚的小情侶
3.挺著啤酒肚被人生擊倒連選自殺地點都要猶豫再三的疲憊上班族

與不那麼針對性的:
4.尋求著真愛的男人
5.尋求著真愛的女人
6.尋求真愛的老畜牲

與海灘的另一邊:
7.不尋求著真愛的男人
5.不尋求著真愛的女人
6.不尋求真愛的老畜牲

這一切與一切
第一點到第七點

在35倍放大鏡之下每一舉每一動都是阿兵哥消遣的對象
像是國中生物課在顯微鏡底下搖尾優游的精子

因為日子太過苦悶  也因為荷爾蒙已從體內向外維蘇威火山式的噴發而出

你想不到有天你會看著兩截式泳衣晨泳的阿嬤流著汗感受著體內乾乾的世紀末性飢渴

而遊客們仍無知覺的舔著冰棒

“我喜歡綠色衣服那個 我女朋友也喜歡這種綠色 每次看到這種綠色我便想到我女朋友”
學長說著

偽裝網上面掛滿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迷彩碎布
網子長長的另一頭延伸到土裡和花阿草的生長成一團微生物聚落
在草根與網子離開土壤之時 你看到的是一整串的生態系
包括金龜蟲糞便蟲鞦形蟲蚱蜢蟑螂螃蟹老鼠蜘蛛螞蟻蛇蛋鳥巢
有時一整頭的梅花鹿會從土裡飛奔而出並且發出驚恐的嘶嘶聲

嘶嘶

嘶…..

蚯蚓們無知覺的在土裡爬行

豬鬃刷在美製不銹鋼金屬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金屬光澤的反光令人頭暈目眩

學長說:”別把它當成飛彈 把它當成你女朋友 當成一個藝術品 在擦拭時 要投注感情”
我覺得這句話很幽默 讓我想到蔡國強或是戀屍癖者或兩者皆是
於是拿著戀愛的心情擦著注定在空中灰飛煙滅的飛彈 像在幫遠古巨象打手槍

我相信人是習慣的動物
比方說在失去自由的一開始所遭受的痛苦是因為你還帶有自由人的思想
因為你太習慣去期待一些太大的事情
像是突然的升遷  世貿中心的火花   中產階級的革命   彼此身體摩擦的毛茸茸快感等等
而當你生活在一個強迫式的生活中
當你發現退伍令甚至一個月一兩次的放假都過於漫長而難以期待之後
你便被訓練去期待一些生活的零碎斷片
像是  某次佳節的加菜   某次十分鐘的開小差   某個長官的突然放假   通便劑前端的小小幸福   梅花鹿快樂的嘶嘶叫聲等等

諸如此類

小時候我媽給我一本書叫做別為了小事發怒
現在我習慣於為了小事狂喜
軍旅生涯同樣的也是苦行僧的心靈之旅
因為習慣 人們被鼓勵成為某種樣貌抑或被訓練成為某一種人
規訓的意志藉由生活而達成
因為強迫習慣與精神性的抵抗習慣
為了保有本性也為了生存而放棄本性
在這裡每日都是一場革命 (企鵝革命)
每日都在流著血液(血/經血/蝙蝠血)
每日都是出生也每日都是死亡

傍晚的海邊
旅客中心放著費玉清的晚安
這裡是充滿沙與水的社區型圖書館
有著發臭的枯木跟滾燙的紅白垃圾袋

“走吧 沒搞頭了”學長說

於是我們離去
帶著對晚餐綠豆湯祭司般的崇敬與期待

標準
一日陸戰隊 終生陸戰隊

我來自遠方

深不見底的樹林

我在行走

深不見底的樹林有深不見底的陰影

一層又一層

而
我在行走

穿越深不見底一層又一層的墨綠枝幹陰影


我還在行走

直到大腳怪從樹林深處當中走出

帶著滿身黑色的絨毛

舉起雙手吼叫

同時 腋下散發出千百年來所累積的動物腥味

嚎嚎嚎嚎嚎嚎

於是我醒了

被千年的男性狐臭所喚醒

帶著中華民族千百年的怒氣

我痛恨男人的狐臭

尤其在攝氏40度窒悶並且塞滿400人的大餐廳中

邊吃著過鹹的小魚乾稀飯

並且忍受著隔壁的陣陣腥羶味

豆腐乳/ 騷味

煎蛋 /羊騷味

酸黃瓜  /山羊騷味

同時呼嚕呼嚕的扒著稀飯


而渾然不覺的他

轉過頭來透過泛藍的有色眼鏡給你一個標準台客智障表情

腋下泛油光的一片毛茸茸也順便探頭來跟你問好

這時你有拿飯匙殺人的衝動

你假裝不經意的說:"你知道現在有一種手術可以把汗腺移除 可以遏止狐臭ㄟ 而且作手術還可以請跟營裡病假歐"

為了他好

你拿出衛生紙借他讓他像衛生棉一樣墊在腋毛上

為了你好

你拿出背包中的痱子粉

並且用很爽的表情拍自己的腋下暗示

並且很貼心的把整罐放在床頭

為了維護人類的和平與正義

而  臭味依舊
並且混合著痱子粉成為另一種恐怖氣味

感謝老天新訓終於結束了

標準
一日陸戰隊 終生陸戰隊

給阿母的一封信

阿母:
我是阿營
我用你寄來的鐵牛運功散
但是為什麼我還是被班長幹爆?

於是我說:一 二 三 四  永遠忠誠

阿母
手榴彈重700公克 在蔚藍的南部天空下會以陀螺狀旋轉
他就這麼急速直升飛啊飛啊飛啊地垂直左下45度角下降
而手榴彈重吉在灰濛濛的教練場上有四百擊最後一幕的新浪潮之美

於是我臥倒在地
吃著沙享受腳上的撕裂傷
阿美族士官長叫道:"媽媽媽媽媽媽媽的的的的的逼逼逼逼逼逼"

於是我行走

喀滋喀滋喀滋的
硬底小牛皮戰鬥靴
一 二 三 四  永遠忠誠
一 二
一 二
一 二 三 四

永遠忠誠 於是我們吼
我們是中國的駱駝 美國的馬來謨

喀滋喀滋喀滋的
腳指時指小指推擠鞋底引發不可磨滅的蜂窩性組織炎

一 二  是  不是 沒有理由

阿母  生存是一件重要的事
生存事關乎你能在身心俱疲之下能享受一根維繫心靈最後平靜的七星香煙
生存事關乎鬱悶遲滯兵營中給予解放的黑松沙士(一定要加鹽的啦)
生存是你能在75年次身背值星帶班長指著你大罵
:"今天我不幹爆你我不姓陳"(他姓黃)之後能鼓起勇氣好好活下去

阿母
昨天兩棲部隊來連上選兵
三個黑硬的像便秘三天拉出的老黑屎士官一字排開
以石破天驚之氣勢叫道:"想當男人的 現在就給我站出來"
三秒鐘之內有十幾個人衝著男人兩個字在眾人的歡呼(啪哈啪啪傻瓜啪哈哈哈)之下跳出來
包括我旁邊的胖子阿雄

阿母
頂著大兵頭流落高雄網咖的我發現生存的重要

生存是香菸與黑松沙士(不能不加鹽啦)

生存是免於被幹爆壂爆核爆葱爆
生存是皮膚與血液組織液與水泥地的苦痛摩擦

不多不少  但是至關重要
而且不代表你一定要傻到去簽兩悽蛙人部隊去證明這點

為了生存 值得乾杯 為了生存  值得慶賀

阿母
我活著出來了

不過禮拜一收假後又要進去

標準
一日陸戰隊 終生陸戰隊

當老百姓的最後一天

當老百姓的最後一天  我拿著一列清單準備著所有物品內容如下:

01.徵集令

02.最高學歷畢業證書

03.印章一個(不可與郵局開戶同一個)

04.郵局存簿影本

05.戶籍謄本

06.酸痛乳膏、曼秀雷敦、OK繃、綠油精、防蚊液、爽身粉、益可膚

07.電子錶(要有夜間照明的)

08.健保卡(必備,轉診時需用到)

09.錢帶3500元

10.小冊子通訊錄

11.背包

12.照片四張

13.藍筆(油性)、紅筆(油性)、鉛筆(寫AB卡會用到)、立可白(寫心得可塗改)

14.A4防水的資料袋

15.B6防水的資料袋

16.大的塑膠袋二至三個

如所有神風特工隊上機前開始一趟自殺之旅般,我細心地準備著自己的遺物,
不過我沒有幾年的時間  第二是不論我有沒有準備完  也還是得去當兵,總不能打電話過去說:"抱歉  我一直買不到洗髮乳  等我個一兩天好嗎"

於是我在公館買了個不起眼的包包  與不起眼的卡西歐手錶,錶店小姐劈頭便問我:"當兵嗎?"
在我驚恐的問她如何知道之後  小姐以勝利的手勢比著我的卡西歐:"每個阿兵哥都選這支錶"

於是我發現大概全台灣所有的阿兵哥在當兵前都幹相同的事情,在公館買著不起眼的手錶與包包  (小姐  這支錶防水嗎?有夜光嗎?)
我爸跟我說當兵的訣竅就是消失於人群之中 不要太好 也不要太壞"不起眼  訣竅是不起眼"(先生 我要最不亮最便宜的包包)
我爸是這麼說的

於是我去白鹿洞把20世紀少年看到最新一集,花了我一整下午的時間
最後地球瀕臨毀滅  賢知一派與冰之女王突破了地球防衛隊的基地
革命已然開始
“你們還真悠閒阿  馬的"   我出了漫畫店自言自語著,我的革命也正在開始。
外面大雨正下著

於是我看著電腦
看來樂生又掉入另一波的延長戰之中了,"現在不是下載A片的時候了"我喃喃自語著

於是
老百姓的最後一天就這麼結束了

於是
我的朋友們

再會了
熱血男兒阿布魯 (你該跟羅B在一起的)

再會了
多年好友枕骨大孔兄

再會了
多鬆中哥  (你得祈禱多鬆會為你開一輩子以免你失去人生的希望)

再會了
比早洩還嚴重的早洩兄

再會了
臺灣最後一個文藝青年大八

再會
臺灣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卻不停要人載她回家的正派龐克(你要說直刃也可以)

再會
過去廢墟的各位 /上山打游擊的各位/ WTO的各位

再會
在資本主義體制內奮鬥的諸多朋友
在社運場景內揮灑熱血而戰的人們
在教育體制缺氧掙扎的各位

諸多千言萬語也比不上一聲聲再會

再會        文藝青年的少年不識愁滋味
再/會       多愁善感的文字堆疊
再˙會     再也不會

再會orz

再會

希望未來如同今日一般歡笑
雖然這很像周華健的歌詞

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