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朋狗友

皮包是混亂生活的解藥

「喂,幹,你不是有一個皮包可以給我嗎?」
早洩兄前天打給我,因為他沒有皮包,也因為他相信皮包可以解救他混亂的生活。

所以這是個三段論述的哲學性問題:
正:皮包真的可以解救你混亂的生活嗎?
反:皮包不能解救你混亂的生活嗎?
合:皮包能解救你混亂的生活嗎?或不是。

一如同我認為電腦程式可以解救我裝no的生活,或不是。
也如同阿布魯認為ZABU可以解救他考不上研究所的生活,或不是。

總而言之每個人都需要些甚麼來逃避自己的生活,
一如同最後我們發現狗還是改不了吃屎。

於是,早洩兄在三十分鐘後迅速到達我家,
在我穿著拖鞋迎接他的時候,他的機車龍頭呈現慘不忍睹的炸開,
你可以從開口中看到線、電路板、燈等各式構造,
這讓我覺得很奇妙:在你花了一整晚拼了命的弄到一個皮包的同時,卻對面前炸開的龍頭視若無睹。

早洩兄拿著明明就是免費奉送的皮包開始挑三揀四。
「喂,我要的是尼龍的,不是布的。」
這混蛋大概認為我是甚麼阿拉丁神燈還是甚麼他媽的皮包精靈,
而且,就算我是,我也會拿皮包做一些比較有建設性的事情。

我想,能夠解救混亂生活的,
也許不是皮包,而是皮包裡面裝的東西,
而且我講的不是一堆撕碎的發票,或是百視達會員卡。

抑或是,混亂的根源是來自於沉溺在混亂的狀態中,
如果你自己喜歡那個狀態,那麼你多做太多也只是顯得虛假罷了。

而給早洩兄錢包這件事,最後也只是給他一個機會把自己所有的東西一口氣丟掉罷了,
我是說,如果他有那麼多東西好丟的話。

廣告
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