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

超級市場啓示錄

寫於2013年3月23日,重寫於2014年5月19日

每個人在人生的某段時間,都會有各自的宗教經驗與涅盤時刻。我的好友麥特告訴我,五年前他在印度旅行,當他穿越南亞洲大陸,走過一個又一個炙熱難以呼吸的人口稠密都市、踏過一個又一個滿是穢物與神牛的街道,最後麥特到達了佛陀禪定所在地菩提伽耶在那個濕潤、深不見底的山洞當中,他經歷了畢生中最深刻的宗教時刻。

在那天下午豔陽下的麥特感到頭暈目眩、奇異的閃光出現在沙漠的盡頭與天相接之處,眼前產生各種幾何圖型之幻覺、他嘔吐出當天的早餐,深奧難解的未來以不同的造型在天穹中旋轉變換著。麥特說在當時當下,人生的奧秘以抽象又具體的方式顯在他的眼前,那個不朽的靈魂、宇宙大爆炸的碎片、單細胞微生物之自體交配等史前記憶、經過多個投胎轉世,在人世間已最純粹的方式出現在瞬息之間.麥特說他在當時當下頓悟了一切,並且理解了個體生命之渺小、與真理之龐大.麥特滿臉淚痕地在沙漠當中行走,以用身體參透那不可解的啟示.

最後,麥特說在他數天後搭機回到美國的途中,他已將當時所頓悟的真理忘得一乾二淨,吃著機上真空包裝雞肉飯、喝著紅酒的他,只留下體內些許的麻醉感.

同樣的,我也在聯合廣場的超級市場內經歷了我人生中的宗教時刻。來到紐約的第一晚,我整整兩個小時在「全食物超級市場」裡如迷宮般的購物架當中打轉。眼前所見的人類文明商品侵略性地占滿我的雙眼:藍莓蛋糕、白巧克力餅乾、薑汁麵包、青幼空心菜、火雞腿、北歐沙丁魚.在被各種不同的消費商品所包圍的同時,我也如同麥特一般感到頭暈、看到奇異的幻覺,宇宙大爆炸與消費者時代的啟示在全食物超級市場的天花板上盤旋飛翔著。

最後,當我在置物架上看到足足三十種的花生醬時,頭腦有種從中爆炸之感。在占全世界人口百分之五的美國,卻擁有比亞馬遜叢林的青蛙更為繁多的花生醬品種這件事實讓我充滿震撼.在我倫敦社區的「聖思貝利」超級市場的購物架上,只零星地排著「特價促銷」、與「健康有機」兩種花生醬,而它們不僅吃起來一模一樣,並且在冬天總是結成如腎結石般的噁心硬塊。

在當下如被天打雷劈般我體悟到資本主義的真諦,所謂的資本主義不是剝削問題、不是權力問題、也不是資源分配問題,而只是單純地花生醬數量問題,尤其在其以誘人的黃光展現在人們的眼前時,三十個花生醬代表的不是對第三世界的剝削、或是對勞工的荼毒,而純粹的是消費欲望作為新時代宗教、「全食物超級市場」便是人們所謂的涅槃境界.

這時超級市場的員工走來,在購物架前的他如同從沙漠海市蜃樓中映現出的智者,他的頭周圍如同中世紀的宗教繪畫般閃著一道藍色半圓形的光芒,他張開那細膩、神秘的嘴脣、以近乎細微、超乎人類理解的聲音告訴我超市將要打烊,在我走出大門、漫步在深夜的聯合廣場,伸手碰觸雙頰竟發現滿臉都是淚痕.

廣告
標準